【モノノ怪】 陰影

 

*過去架空捏造有。



 
紅傘偏移著,陰影歪斜。


陰影落在銀髮上,奪去亮澤成縞灰,覆蓋如吞噬一切的灰影如不祥預感,以滿溢之姿盤據,銀髮主人身旁那對,空色眸底清澈。如陶瓷人偶,細緻肌膚的臉蛋未完全褪去少年特有的,青澀;肩上紛飛髮綹糾結又解,以一種具體,呈現風的走向。

『是夏……的風。』

紫藤花彩抹過上唇,輕啓,內裡的舌是拓榴熟爛的大紅,映著邊緣隱約犬齒如獸。聽到身旁少年如是說,銀髮的男人從縞文袖裡抬起手臂,抹過褐炭般的膚色像是要污染,以手掌為起點,深深印上少年的唇邊下巴。

『你也能,辨認出,風。』
『只是基礎。』

被褐色擭住的少年任由男人的肌膚手指,映襯己身膚色透白般地,持續停留;反而男人自己收回手,漆黑眸子轉動無法見底無法捉摸的心思深深。

『這樣說來,你自立門戶的時間就要到了。』

少年回頭,昨日讓男人修過的短眉以些微角度,透露些微低落,呼應垂下的眼瞼白皙。熟悉少年更甚於少年似的男子看向垂目少年,傾壓上身過去;髮頂的淺灰延伸,從男人臉上以水流動的姿態速度,湮沒少年。
相近的唇色交融,成一體無法分離。

反應詫異或者激昂的耳,長長豎起,末端顫動脆弱難以掩飾。兀自豎立的紅傘卻足以掩飾一切,重疊。


『無論如何。』

隻手擁住被自己抽離一切氣力去了的柔軟身軀,導向懷裡,男人沉重如雷鳴餘韻的嗓音更壓低地,和著舌的吞吐,傾略少年的耳。

『最重要的是,千萬,千萬,別讓妖趁虛而入──-』



※  



水滴的觸感意外地,並不冰冷;挾帶莫名溫暖重量,打落,在如封印保護,或者禁錮自身的緋紅線描繪,的眼旁。

──雨……嗎?

迷濛意識宣示睡去的事實,方才卻不是夢,而是清晰如昨日的記憶;並非全然懷念氣味的,往日。漸次回到現實而來的肉體甦醒著,面容已較夢底少年姿態更為成熟的他持續閉目假寐,緩慢等待完全地,清晰。
可怎麼會有,溫暖的雨?

思緒轉過幾轉,還無法跟上的意識兀自模糊朦朧;拖累解答搜尋,還想往夢的泥淖沉沉沉去。可現實卻以一個小小,柔軟,直接的,手掌;以毫不客氣地姿態速度,「啪」地落在方才水滴攤落處旁,附帶同等柔軟的,聲音不清。

「藥──賣、藥───……」


就連妖怪霍地在眼前呈現開真實姿態,也從未如此迅速瞪大雙眼的賣藥的,手掌捂住方才溫暖粘稠落下之處,刷啦地坐起身。方才頭還枕著的位置旁,坐著一歲附近的孩子,睜大的圓眸深黑,彷彿看到什麼驚奇的表演似地表情停格。
下一秒鐘,賣藥的在孩子洪亮的笑聲和鼓掌裡,伸手取來布巾,默默擦拭掉眼旁的口水滴落,也坐近孩子,為他擦去嘴旁要落不落的,水珠晶瑩。

紅棗布巾以適中力道反覆,搓揉孩子淺褐如木的膚色。孩子止住笑,黑眸成鏡澄透,只映著專心擦拭中的,賣藥的面無表情和瀏海傾晃。

圓嘟的胖手臂短短,伸出同樣圓短的手指,捕獲細柔髮綹。應該是還不知輕重的年紀,但孩子卻以輕輕的力道,輕輕地拉住髮,彷彿刻意,牽絆。賣藥的抬眸,孩子滴溜轉的眼底他凝視不下千百回,仍舊讀不出,任何熟悉的剎那片段。

他放下布巾,轉而抱起孩子入懷;肉感棉軟的身體緊貼上自己,淺灰深灰的陰影錯置,連結,溶解成一。賣藥的以指輕撫,孩子初發的銀白短髮刺刺錯落。

「……快長大,哪。」



再度闔起重疊的鮮紅眼線如封,封印住心中浮現,黝黑背影銀輝髮瀑。
不過,是過去的影。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