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十四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無論何種夢境,總有醒來的時候。
現在,夢就要醒了。

而醒來前的正夢,是噩夢。





為了許多緣故,也或許本身就是如此的所在,醫院裡的空氣總是冷寒到幾乎可讓一切為之凍結。
龍一手指觸摸上已被冰寒空氣同化去溫度的衣領,酒紅色彩的運動外套襯出失去血色溫暖的指端。

「你真的不打算住院?」
雖然未取下口罩,但還是可從發問的醫生眉宇間,讀出濃厚的不放心,「依你最近的昏睡狀況頻繁,還有食慾下滑、容易倦怠的症狀來看;最糟糕的狀況何時發生都有可能。」
「我知道自己的狀況。」
盯著全身鏡中所映照出的己身,雖然不甚明顯,但龍一仍看得出臉龐消瘦及臉色不佳。
他抬起手,和鏡裡人影伸出的手指接上。
「醫生……一但發作,就可能是最後了?」
那頭醫生像是正專心審閱病歷,沒有回答這問句;不過翻動病歷表的動作略微,停頓下不到一眨眼的短暫時間。
沒錯過那形同默認的舉止,龍一將視線移回鏡中、同樣毫無溫度的緒方龍一。
「那,讓我再多陪陪朋友吧。」
龍一閉起眸子,臉上浮著淡然而略顯僵硬的,微笑,「反正時間到了,我就一定得來。」

再如何明白自己的狀況,再如何坦然接受,但是當明確知道奇蹟並不存在並未發生之際,冰冷空氣便無法遏止地侵入血液,凍結住明知不可能、卻還隱約存在的,希望和心跳。
踏出診療間前,龍一暫時停下步伐,以深呼吸將自己情緒深深壓平,好迎上外頭等待著的清子。自從醫生通知家屬後,每每龍一來醫院,清子總堅持也要一起同行,並和醫生確認狀況。
和龍一擦身而過,踏入診間的清子側首,像要確認般地看著龍一在最遠的座位落坐後,才完全地關閉上診間門。
儘管家裡從未對龍一隱瞞病情,但還是有一些細節,清子主張不讓龍一知道。
像是她現在正要聽取的判斷。

「我希望家屬能有心理準備了。」
望著螢幕上的表格,醫生沒看向清子,但可以查覺話語脫口而出同時,空氣的流動彷彿也凝固凍結,足以讓人窒息。
「心理準備──」「按這次檢查結果來看,最久,不過半年。」
「……只有半年?」
雖然早就知道總有這麼一天會到來,但真正親耳聽見時,清子還是可以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收緊放於膝上的手指,緊到幾乎以為會扭壞的程度後,再緩慢鬆開。
「那、最快呢?」
闔起眼去的醫生緩慢地,以微小幅度轉動椅子方向,逆向光線模糊去他的表情。

「最快,隨時……都有可能。」





還在持續。

慶生會上和龍一短暫接觸的欣喜,頓時就被後來央登的到來及涼平的舉止,給全然覆蓋過去。慶太持續堅決地對龍一不聞不問,但越是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偏偏視線和耳朵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向著有關龍一的動靜和消息而去。
慶太心知,自己不只因單純的不甘心;不過為了不要連最後的「工作夥伴」都當不成,他只能表現得越趨冷淡,來逼自己死心。
儘管如此,他還是觀察到一些不同於以往的事。
每每遇到能有一上午或一下午的自由空檔,以往大多會選擇窩在室內的龍一,如今幾乎都會出門;若只解釋成他也不想待在宿舍也不是不行,但次數頻繁地有些誇張。
除此之外,龍一也越來越常睡著。常常只是休息時間坐著,他就會陷入像是昏迷一般的睡眠。而當大夥一塊吃便當時,以往總是吃得乾乾淨淨的龍一,最近卻吃得不多。當工作夥伴因此大驚失色時,龍一也只苦笑著說被健康管理師警告了。
儘管龍一提出解答,但種種反常同時聚在一塊,讓慶太難以心安地接受那番說詞。

慶太也感覺得出,不只龍一、連涼平也似乎瞞著他什麼。
他感到當初心裡的不安,還在擴張著範圍。





規律的搖晃輕微地,輕微地讓人昏沉。

「龍一?」
龍一睜開眼,近在面前的,是一臉驚慌失措的涼平。見到龍一張開眼了,他這才緩和下略顯激動的神情。
「你總算醒了,我還以為……以為你睡死了。」
涼平謹慎地選擇著用詞,清醒過來的龍一也注意到,涼平身後的座位上,有正往這兒看來的慶太。
龍一嘴角浮起不好意思地苦笑,帶有歉意的。
「抱歉,昨天太晚睡了。到今天的目的地了嗎?」
「到了。」
出乎意料的聲音代替涼平回答,慶太伸手,從涼平和龍一之間的空隙,幫忙拿起他的行李。
「看你睡昏成那樣,我幫你拿比較快。」

龍一不能說是不驚訝,雖說從那晚過後也才不過一周左右,但對他而言,卻像已相當久的時間,沒聽到慶太主動對他開口;就連慶生會上那回,慶太也在接過麥克風後便回應他人的鼓譟,完全沒打算對他有所回應。
慶太的舉動讓他內心雀躍驚喜,但龍一並沒把這份激動表露於臉上;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讓慶知曉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

想起身的他移動身體時,眼前突地降下整片黑暗。
龍一迅速抓住椅背,這才穩住昏眩的感覺。聽到衣物摩擦聲響的涼平回頭,發現扶在椅背上的龍一,急忙想要上前協助,但龍一搖手拒絕了。
「沒事的。只是剛醒來,頭還昏昏沉沉地而已。」  
涼平停愣下動作,卻非是因為龍一的拒絕。
就在回頭的那瞬間,涼平依稀感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氣息。
那是,一種日常不常感受到的違和感。
「……龍一,取消今天的工作吧。」
「不用、不用。」聽見涼平建議的龍一並不訝異,也沒反問理由;他只對涼平微微搖首,「難得最近工作這麼順利,而且我覺得今天狀況很好。」

龍一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涼平心裡也明白。這陣子工作進度出乎意料地還算順利,而且新單發行前的行程一向緊湊,今天是重要的排舞和錄音,若錯過今日,許多事情都會被耽擱。
可是方才那瞬間的違和氣息,也無法讓涼平不在意。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可是就讓我先把這張單曲的工作忙完吧。真的累了,我會找機會偷懶的。」
要掩飾什麼般地,輕快回應偷懶宣言的龍一,推著涼平的背脊快快下了車,不讓涼平還有再勸說的機會。
況且一下車,就看到慶太正幫龍一背著袋子,候在入口處。
龍一看起來很高興,涼平也知道是因為慶太的舉動讓龍一高興,所以也索性不說什麼了。
他低頭,將方才的不安壓回內心深處。只要現在龍一能開心,就好了。

背對涼平的龍一,快速瞥了自己的手一眼。
他清楚感覺得到,自指尖傳來的那股奇妙的感覺,那是自已經幾乎毫無知覺的指間,傳來的僵硬氣息。
龍一露出了然於胸的無奈笑容。

死亡的氣息。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