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十一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我似乎曾經對你說過,最喜歡的,只有你。

那不是謊言,也不可能是謊言。世界上沒有永久的愛情,至少對於還很年輕的我們來說,愛情來得快,去得也極快。
可是我很明白,我沒有說謊。

最後最喜歡的,是你。
只有你。





毫無半點熱度的空氣通過呼吸道,充塞肺裡,從內裡傳遞的冰寒,足以讓人直打哆嗦。
等待的時間總比實際的長度還要來得長,看膩窗外一成不變的景色,龍一伸出食指,在結了層白霧的窗面上,滑過狀似毫無章法可言的線條扭曲。
像是不成形,卻又彷彿是要模擬誰的名字英文草寫的線條,終究還未完全成形,察覺有人開門的聲響,龍一收回手。一收手,身後潔白的布簾子便給人拉了開。
龍一回頭,看到熟悉的中年男子。
他朝身穿白袍的中年男人淺笑致意。

「醫生。」
「你姊姊已經給我父母的同意書,他們都決定尊重你的意思……」
被稱為醫生的男子走回自己的診療椅上,傾壓出一輕微聲響濁重,如龍一耳裡自己的脈搏聲。
男人翻動手上一疊資料夾,那是署名著他的名字、專屬於他的歷史,卻又似乎和其他一式慘白的病例夾相似到無法辨認。無論如何。
無論如何,無論是不是正確的資料夾,結局不會有所改變。
龍一知道。
遠遠的,醫生玳瑁眼鏡下的視線,遲疑著未曾正視龍一這頭。
「那,你都考慮好了嗎?」
「是。」

索性張開掌心,龍一抹去方才畫在玻璃上的指痕,也抹去他寫的「K」字樣。
「我都考慮好了。」





轎車走著熟練路徑,進到住宅區巷內,接著緩慢滑行後終至完全靜止,但未曾熄火。
原本閉目養神的龍一感覺到車身停止,副駕駛座上的他睜開眼,就望見不遠處的宿舍門口,有一道對他而言,再熟悉不過的頑長身影。
「那孩子在等你。」
清子看向龍一,後者先是愣著;爾後閉起眼。
車內的黑暗隱隱中,她似乎看見,他的眼角瞬間閃過濕潤光芒。

遠遠就認出副駕駛座上是正在等待的身影,礙於開車的人,慶太努力按耐著,假意地將視線瞟向他處;直至龍一踩下車,才幾乎三步併作兩步的跑到他跟前。
慶太笑得開心,順勢握住龍一的手。那樣的燦爛開懷是龍一常見的,可燦爛笑容卻在慶太接觸到龍一手上讓人吃驚的冰冷同時,化作硬直。
更加收緊包覆住龍一指頭的掌心,慶太脫口而出的疑惑落在龍一耳中,彷彿是別有蘊意的猜測:
「以前你體溫都很高,怎麼最近都冷成這樣?……清子姊帶你回來的?」

沒有給龍一解釋的空間,慶太側身,朝向車中的清子略略點頭招呼;也無意開口的龍一跟著他一同回頭,向清子揮了手,那是剛才他同清子說好的暗號──說明自己「沒問題、可以繼續」的暗號。
清子朝兩人簡單示意,預備開動車前慣例地確認後照鏡時,她瞥眼副駕駛座上,擱著的那只牛皮紙袋。
裏頭裝著她和龍一都簽署過的同意書。
同意某種程度的,放棄和未來。

轎車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安靜地,從兩人身邊擦身而去。

目送車子遠去的白煙茫茫,慶太才放了一半心下來,抬手攬上龍一的肩。
縱使龍一對他提過就算自己沒說、清子應該還是察覺得出他們在交往;不過被發現是一回事,當著人家家人面前主動露餡這回事,慶太還不大能接受。
現在清子已經離開,他也較無顧慮。一邊企圖貼近龍一身子想溫暖他,一邊催促著進到屋裡;還關心的問起怎麼突然請假又手機都沒接──其實涼平在白日裡的那些異樣,多少讓慶太不安;可現在的他選擇忽略忽視。
好似只要忽視,那些不安搞不好,也就會化作幻影泡沫消逝而去。

相較於一路滔滔不絕、從發問進展到闡述今日趣事的慶太,龍一始終不曾出聲,亦沒回答任何一個問題。
直到兩人步至宿舍門口,龍一才從插在米白外套的口袋的手指,摸索出一個用酒紅緞帶繫著的銀色小紙盒,交到疑惑的慶太手上。

「今天,其實很特別呢。」
停頓下半晌的龍一,終於揚起一直低垂的頭,被外頭氣溫凍到稍嫌蒼白的臉上,盡是笑意,「最近一直在忙新單,我看你也忘了?」
「忘了……什麼?」

滿是不解的慶太歪去脖子,怎麼最近要讓他猜的謎題越來越多?生日?不對啊那明明還有幾天。整個冬季裡,除了自己和龍一的生日以及聖誕節外,現在心底還有許多疑問正排著隊的慶太,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特別日子。
龍一也不想賣太久關子,藉著轉身的動作,悄悄,將自己遠離開慶太懷抱。
「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啊!」
提問者一解答,慶太頓時都想起來了;但不知為何,他卻無法完全放任自己雀躍高興起來。也許是心中塞著過多疑問,也許是眼前龍一刻意的疏遠,都沉沉壓諸在慶太心上。
跟上龍一腳步的他,朝著一直向前走去的側臉,努力咧嘴笑開。
「我還真的忘了,所以你今天是跑去挑禮物?」
「……」正用鑰匙開門的龍一僅稍稍,停下半秒不到的動作,前髮遮掩去他泰半神色;他還是沒有回答慶太的發問,也沒有回頭,「打開看看吧。」

室內一別室外的冰寒,客廳中大燈通明,一點都看不出時間已不早。
涼平就在沙發上頭翻看什麼雜誌,聽到開門聲便抬起頭來,在見到龍一對自己打招呼式地輕微點頭同時,頓時理解那樣招呼代表什麼訊息的涼平,僵硬地,停下一切動作、表情,甚至思考。

龍一後頭傳來清脆地一聲鏗啷,像是要打破一切的聲響在這一片異常靜謐裡,異常清楚刺耳;一枚簡單款式的銀戒指滾動,在滾過龍一的腳邊恰巧,轉著停下了。他俯身,拾起那再熟悉不過的戒指後,側過身去。
在那裏的,是在龍一意料之內,滿面錯愕的慶太。默不作聲的龍一等待,等待視線在他臉上和手上那白銀光彩來回數次、雙脣也開開闔闔數回、卻一直沒能說出整句話語的慶太組織好思緒,等待他終於再次發問:
「這、這不是我送你的那枚,和我一樣的嗎?」
「就是那枚戒指。」

總算。
總算回答慶太發問的龍一伸手,拉來他的手,再度將那枚戒指謹慎穩當地,放至慶太掌心中。
慶太眼底映著龍一帶著笑意的眼眸瞇細,就像是望著刺目陽光時的笑顏,略為扭曲地不怎開懷。

「我們也該結束了。」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