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十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現在的你,才剛從綻放漣漪起點中,立足。
而我已即將抵達終站。





冰涼冷寒,並非冬日裡的溫度懾人,而是眼角的什麼,凍人。

慶太從夢的中途醒來。
夢境內容在醒來當下就如清晨的霧一般,隨即消失散去,只剩下隱約的、殘留的,餘韻裊裊。
足以讓他落淚的,餘韻。

窗簾外的天色及周遭溫度,說明時間還很早,約莫是剛日出沒多久罷。
慶太尚未來得及捕捉剩下的夢的尾巴好追想究竟是什麼,身邊的空盪就讓他再次驚嚇。入睡前還在自己身邊的龍一又再度消失,徒留一片餘溫暖暖。
踏著不太平穩的步伐巡視過房內,想著莫非龍一跑回自己房間的他開啟房門,毫無預警地讓門外的人影嚇到自己。
讓慶太驚嚇到的,不只有涼平的出現;還有他的臉色。

平日不管怎樣都笑嘻嘻的涼平,幾乎可說是這三人間公認的名場面;再如何讓其火冒三丈的場合,也還是能見到涼平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如此的涼平,此時臉色卻難看到極點,連週遭空氣都凝重的要命。
慶太機警地察覺不對勁──其實這不對勁早在方才他醒來之際,就存在著;可他不清楚確切原因。
或許,慶太的第六感在心底腦裡起伏著,或許一切異常和不對勁,都和龍一有關。他只是不願去承認。

瞥眼確認龍一房門敞開、毫無人煙,慶太決定先假裝沒發現涼平異狀,尋常般地向他道聲早:
「怎麼這麼早起,……龍一呢?」

沒有得到回答的問題兀自沉去在涼平轉身回房的沉默中,和慶太不想正視的心慌裡。





突如其來的變化,降臨下來。
當慶太得知龍一初次瞞著他,向公司請假時。

對於龍一的舉動,加上最近累積而來的一切疑惑不解,成了爆發出來的不滿;慶太許久沒那樣深刻地感覺無能為力,太多不對等的資訊落差,以及這一切無法照他所期盼的方向走去的,無力深沉。
原本昨晚放下的心,如今又捲土重來,甚且反撲地更加劇烈。
其實慶太相當明瞭,按照龍一的個性,他早就知道會有這種局面的可能;可是慶太不曾料想到,真實情況比他推算的,還要糟糕許多。連涼平也在他不知道的時候,轉而成為沉默的那邊。

無處宣洩的慶太,將不滿轉向經紀人抗議。
「為什麼要準他假?進度不是要來不及了嗎?」
「這個沒辦法啊,他有事要處理。」
「是因為病還沒好嗎?」
當慶太脫口而出病字同時,經紀人眼神動搖地別開了去;太過敏感巧合的時間點,讓原本只想到數日前龍一發燒感冒的慶太,頓時嗅出什麼,不對勁。
和他今日起來後就一直感受到的,那種不對勁,是一樣的。
儘管車子已抵達目的地,慶太還是抓住正要拉開車門的經紀人,想要追問出個足以消弭他內心一切不對勁的答案;可是出乎意料的聲音,阻止了他。
「慶太。」

獨自坐在後座的涼平,打從出發時就戴著墨鏡,更散發出一股讓人無法接近地氛圍。他此時視線似乎是盯著窗外,但話語的確是針對慶太而來。
「待會還有很多要忙的工作。其他的事,晚上再說。」
「……晚上?」
慶太謹慎地回應看起來心情極差的涼平,後者瞥了慶太一眼,又立刻轉離視線。
「晚上龍一有些事想對你說,所以有甚麼問題,那時再談。」

涼平說話的口吻有兩種,一種是私下自然的;另一種則是工作場合時會出現──帶有「隊長」意味的嚴肅拘謹。
現下他正以「隊長」時的聲調用詞開口。既然涼平搬出「隊長」來,知曉他個性的慶太只得把一切負面情緒都暫時壓回心底──包含涼平似乎知道更多他所不清楚的龍一的,忌妒。

那種忌妒,涼平感受得到。
平時的他,其實還頗愛這樣耍弄慶太的;藉由說出一些認識過去龍一才會知道的人事物、或者他倆還是舞蹈學生時的共同趣事。但是,不是現在。
如果可以的話,現在的他寧願不要這當下的,忌妒。
今晨龍一說過的話,一直都在涼平腦海裡縈繞不去,那並不是什麼值得忌妒的事情。

他闔起墨鏡掩飾下,血絲些微充斥的瞳眸。





『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話語的重量能有多沉重?過去涼平從未細想過。他也未曾想過,所謂真相,竟能如此沉重,讓他再也無法支撐住自己。
但壓垮他的最後一句話,是龍一的決定。
涼平讓自己近乎脫力地落坐至沙發上,隨著真相的重量,沉去。
『慶太會接受嗎?這種、這種事……』
『只有這樣。』
炫目的陽光已然擴展到了龍一的頸項,隨著他的話語上下躍動著。
『如果我遲早會成為他的絆腳石,那不如就趁現在切斷吧。』
『……當初,你遲遲不回答,也是因為這原因?』

對於這問題沒有給予任何答覆的龍一,只習慣性地垂眸,抬手撥開覆於前額的髮。
手臂適時遮掩去,他的表情。
『我得趕緊準備,來接我的清子姊應該也快到了。』
龍一走近涼平,俯首,將親吻落在涼平維持詫異的臉頰。
冰冷的脣溫和手溫,滑過。
『謝謝你總是為我和慶太操煩。』
摟抱住涼平身體,龍一在涼平耳邊,以輕輕的音量,低語和自己手溫同樣冰冷的,吐息,『能認識你們,對我而言,真是太奢侈。』

涼平說不出話。
他僅能看著龍一的笑臉遠離,轉身,直到消失在自己視線裡,涼平還是無法擠出半字。





那冰冷的體溫還是久久不散,彷彿是刻印一般地,滲透進皮膚裡。
涼平抬起溫熱掌心,撫上龍一嘴脣碰過之處;車窗外盡是冬日的艷陽高照,車內也是熱烘暖氣充斥,但他卻冷不防地打了個冷顫。
仿若哽咽的,冷顫。

正要踏下車的慶太默然,暗自將涼平的舉動全看在眼底。
不祥的波動逐漸,擴展開去漣漪。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