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九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夢就要醒了。
但在黑暗中睜開眼,依舊是一片黑暗。





天還未全亮。
陰鬱天色重重疊疊著鼠灰的雲層,多折的色澤轉轉換換,隱約還可一窺西邊天空,蒼白的月勾未落。

慶太仍在睡著,勻稱規律的呼吸,伴著他露出被子外的胸膛起伏。側著身的他的手臂圈抱著龍一,後者卻像是未曾闔眼似的張著明亮目光,仔仔細細地盯著慶太熟睡臉龐看。
他看了一陣子,才輕抬開慶太的手臂,確認此舉未曾驚擾對方好眠,這才坐起身去。
昨晚的歡愛痕跡於體內深處殘存清晰倦怠感,使得龍一動作遲鈍緩慢了些,但他仍舊盡量不發出聲響地,踩下床。一旁椅上放置著昨晚沒機會穿上的換洗衣物,他拾起衣物、一一緩慢穿上後再轉身,正好看到沉睡的慶太翻去身子成了仰躺。
看到慶太安穩的睡容,龍一溫溫地浮起笑容。他落坐在慶太身旁的空位上,俯身,輕點似地吻了他的額。

龍一很輕很輕地,關上慶太房間的門。門板完全闔上剎那,發出木頭摩擦聲響微小,卻勾著他人嗓聲,從龍一身後的客廳裡傳來問號。
「起來了?」
以為只有自己醒來的龍一,詫異轉身,可驚訝臉色並未停留太久。
「涼平……怎麼那麼早起?」
「我問過經紀人了;」涼平裹著禦寒的毛毯,始終背對龍一,窩在沙發上,只有文字確實是直指龍一,「他說你今天請假,還很訝異我不知道這件事。」
「沒甚麼……」
龍一撥開瀏海紛亂,還未漱洗的嗓子乾啞:「因為有點事要辦。」
「只是『有點事』而已嗎?」

略為衝動的口吻打斷龍一,已經無法再坐視不管的涼平難得地炸開了地,一躍而起轉過身,連珠炮地,將他昨晚的思考盡數脫口而出:
「為什麼你還是不說實話?家裡有事也好,你最近狀況不好也好;你不跟慶太說我可以諒解,因為他自己壓力本來就大,所以你不希望他再分神操心……我也知道,你從以前就不喜歡讓別人陪你難過。可是、這一次、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一次,你是刻意隱瞞著?」
「涼平果然很會照顧人。」
等待涼平質疑告一段落,龍一還是維持溫和地淺笑,彷彿涼平的激動情緒全然影響不了他,「不愧是照顧我那麼久的保母。」
「龍一你──」
「我這次的確是刻意瞞著你們;」龍一靠上牆面,又再度閉起眼,「不過也差不多該讓你知道了。」
「……只有我?」

沒料想龍一如此乾脆就打算坦承,涼平思路先是當了住,在那一瞬間空白中,他清楚感覺到,盤據上心頭的不祥預兆鼓動著。
隔著一座沙發的那端,龍一做了個深呼吸,胸口素淨米白T袖隨之起伏,爾後歸於平靜,一如他開口時的情緒。

「因為涼平你有權利先知道。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告訴你,但你是隊長,關係到團體的事你總是要掌握住。但是……我不打算讓慶太知道,至少現在不想要。反正總有一日,紙會包不住火的,那時他自然就會知曉了。這樣的話……」
話語的中止有些長,一時之間僅有從窗外透進的零星聲響──尋常的、早晨的日常聲響,橫越兩人之間的安靜後,龍一才又啟齒。
以些微,急促、起顫、破碎的聲。
「這樣的話,他就不會承受太多那些無謂的痛苦。」

倘若不論聲調,龍一這番話說得太過輕鬆,輕鬆到讓涼幾乎就要以為,以為他是在說著無關緊要的他人的事。
涼平視線始終落在龍一似乎越顯白去的膚色,益發感到自己心中不祥的黑暗騷亂的很。
他想起另一件事,久遠時,曾經讓他印象深刻的一件傳言。





『你聽過嗎?那件事。』
『哪件事?』

涼平停下喝水的動作,剛練習完舞蹈的臉上還滴著汗水;對他說話的那人遞給他條毛巾︰
『就是那個和你不相上下,也很厲害的緒方龍一的傳言。』
『傳言?』

相較於眼前同伴很有一般人說談八卦時該有的興致盎然,涼平反倒一臉興趣缺缺。他一向對此類傳言沒啥興趣,這間舞蹈學校的學生,年齡和出身本來就很廣;那些傳言也就更為令人難以辨清真假與否。
但「緒方龍一」這名字,倒令他很想聽聽。

『他有女朋友啦?』
『才不是。你還記得吧?他上次不是練到一半突然昏倒了嗎?還叫了救護車的那次。』那同伴壓低了聲,像是有預期外的誰也在豎起耳聽著似的,『我哥和他二姊是同校的,他說有聽過那傢伙有病在身,跟遺傳有關的樣子。』
病?涼平回想著每次遇見緒方龍一時,他活潑亂跳、一副靜都靜不下來的樣子:
『他那樣有活力……真的嗎?』
『天曉得?』

那人聳聳肩,下了一個八卦總會有的收尾,『所以才說是傳言啊。』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件事?舊有的記憶紛紛乘乘,為何在這時獨獨想起關於這無疾而終的八卦傳言?
涼平望著眼前的龍一,決定問出口。

「以前還在舞蹈學校時,我曾聽過一個傳聞。我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一直瞞著的事有關──」
「如果是跟生病有關的傳聞,的確是真的。」
龍一毫不拖泥帶水的承認,讓涼平清楚聽到自己倒抽了口冷風寒人。
東方天際逐漸露出的陽光,斜斜地射進兩人之間的地板;但龍一的面容卻因光線反射而更為黯淡。
陽光還在爬升,蔓延到了龍一的腳上。

「我的確,有病在身。」
龍一垂首,像是在看著自己腳上的光芒刺眼,「家裡沒人對我隱瞞過這件事,所以我一直都知道。」
不知是錯覺,亦或是陽光太過於耀目所致,涼平似乎看到龍一被及肩長髮遮去部分的臉上笑容,含有深深悲傷。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時間盡頭……只要倒數開始。」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