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八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發現自己還是無可救藥的愛著你。
即使盡頭即將來到。





霧化玻璃拉門區隔出的狹小淋浴間內,正蒸騰著溫熱水氣。蓮蓬頭下的龍一拂開濕淋地貼在臉上的髮絲後,低首,於熱水噴灑中觀察起手指。
從他認知到「開始了」之後,手,或是腳部的指端,就一直都是刷白去幾分的色澤;即使在如此熱度中,依然未變。

縱使內裡的輪軸已然開始偏離軌道,但崩解的規模似乎還未凝聚呈現於外在具體之處。
只有肢體末端的徵象,細微的,幾乎誰都不會注意。

自脣角掠過一絲自嘲的他,放棄般地關起水。踏出淋浴間抄起浴巾時,整個空間寂靜的只聽得見自己的聲響。
這間浴廁是位在慶太房內的,雖然比起另外一間公用浴室迷你許多且沒有浴缸,但論方便度而言,還是大大地加分──不用跟其他人搶馬桶或是擠在盥洗空間,實在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此當初公司分配這間房給慶太時,他和涼平還聯合抗議了好幾天。龍一邊擦拭身體邊開了浴室門,直挺挺候在門口的慶太卻登地出現在他面前。
龍一被這毫無預警的一幕給嚇得腳下一滑,以為就要摔倒吃疼之際,卻被慶太及時一手勾住,往自個懷裡攬住穩住。

「小心點。」
「沒有一座山突然擋在門口,我哪會嚇到?」
突發狀況來得太急,又被始作俑者提醒,龍一感到有些惱羞地反駁。通常事態進行至此,慶太會被他牽著走、一同耍起嘴皮子或是耍賴回應,但此回龍一卻只得到個悶在喉嚨中的「嗯」。
對於出乎意料的平淡反應,龍一還未細想哪個環節出了岔,就被慶太連人帶浴巾地抱至床邊。

慶太不管龍一還滴著水的身體是否會弄濕床單、更不若過去擔心弄濕了床會挨罵,半強硬地讓他在床禢邊上落坐,接著動作迅速地接手浴巾主導權,替龍一擦拭身子來。
感受對方略嫌粗魯的舉動,龍一垂著眸,凝視蹲在跟前忙上忙下,卻始終不發一語的慶太。龍一思考著──說是思考,腦中僅能掠過幾句不著邊際的文句,最後他決定先從顯而易見之處,戳破這片沉默。

「你在生氣。」
「……怎麼說?」
「感覺。」
「是嗎?」慶太沒停下手中動作,他站起身,轉而將浴巾覆蓋住龍一頭上,刷拉拉地擦著頭髮,「那,你還有感覺到其他的嗎?」
這反問算是慶太的默認,他確實心情不好,但龍一無法猜測慶太如此的緣由。
龍一亦不敢去揣測,慶太究竟發現什麼。

對於慶太的敏銳能達到何種程度,龍一並非相當清楚;雖然許多時候裡,慶太似乎很容易就被他拐騙走注意力──不過那都在無傷大雅的狀態下。更多時候,龍一明白,慶太只是順應他罷了。
平常慶太不會戳破,僅會等待龍一自己想開口說出來;可是,這回不同。

打從他聽見慶太去找了央登開始,龍一就知道,慶太終究還是察覺到了。
慶太不只察覺到有事情不對勁,還銳利地像是發現這次並非過往能相比擬般的,有了舉動。
如果可能,龍一希望慶太不要如此靈敏,但一切的一切,到頭來,都走上事與願違的方向。

龍一的沉默在慶太預料之內,他嘆出一許輕微的氣,呼出的聲細細,落在兩人之間卻深沉地很。
「剛認識龍一時,你相當有朝氣、有精神;相較之下不那麼開朗的我,就不知不覺的被你吸引。我想更多認識你,想和你更熟一些、接近一些,甚至想更讓你崇拜……然後那些心情,不知不覺轉化成『喜歡』。所以當龍一考慮許久後終於答應時,我很開心;可是現在的我卻後悔了。」
龍一放在身側的手指倏地,收緊。
「……後悔?」
「我是開朗了,因為喜歡的人天天都在身旁;但你卻越來越鬱鬱寡歡……這種轉變是我始料未及的;」慶太停下擦拭動作,可浴巾還是蓋在龍一頭上沒拿開,他的嗓音透過毛料,稀釋成悶然,進入龍一耳中,「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

雖然龍一沒有想起身逃避的跡象,但慶太還是跪下身,兩手以一種輕微卻難以掙脫的力道,捉住龍一兩手手腕。
他注視著龍一的臉,以及他始終低垂、未曾抬過的眼瞼。

「你當初為什麼要猶豫那麼久?是因為你那時不覺得自己喜歡我嗎?還是說你有其他顧忌?像是……」慶太停住提問,他實在是不想繼續往下說出那番臆測;可心裡卻無法不去在意,在意那時指腹殘留的、關於龍一頸子上的溫度微寒:
「像是…生病?」
「……病?」
拿下浴巾的龍一,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表情和聲調都平淡地很,「為什麼那樣猜?」
「只是感覺。你從以前就常喊累,老是動不動就昏睡,但至少那時食慾不錯。可是前陣子你似乎吃不多;再加上這幾天發生的事,巧合的令我──」
「都只是巧合罷了。」
和急忙冒出頭的附和聲不同,龍一緩緩的搖頭,否認。
「最近吃得少一些,只是為了健康管理。」
「可是──」
「一切都只是巧合罷了。」

重複的語句以堅定姿態截斷慶太,龍一終於睜開眼,回視慶太清澈眸底。
然後,微笑。

「也許那時真的瞞著你或涼平甚麼,也許前幾天也有過甚麼;但都過去了。那些事都已經過去了。」
「那和你今天……去找央登有關嗎?」
心底掙扎許久,慶太決定還是道出他同樣不太想提的名字:
「有事可以找我,再不然找涼平也是可以啊;」慶太嗓音逐漸從刻意平穩的僵硬,逐漸軟去變形,「……不用麻煩央登。」

龍一望著臉色有些發紅起來、視線也偏移去了的慶太,總算弄清楚──慶太是在吃醋。
暗自鬆一口氣的他笑出聲來,但感到慶幸的心中,卻同時有刀割過一般地隱隱作疼。他傾前身去,環住慶太的脖子,將自己赤裸身體傾壓至他身上。

「你放心,我最喜歡的人只有橘慶太。」

將額頭抵在慶太懷裡,龍一闔上眼,從散亂垂掉的髮尾末端露出的臉頰處,默默,滑過條水痕。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