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七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你還有很長的路可以走。
但我並非如此。





空氣中初始飄下的雨粒稀疏,一點一點,落到正從計程車副駕駛座位置踏下車來的央登臉上。察覺天氣正起了變化,他想脫去短外套,好讓後座一齊下車的龍一能擋點逐漸密集的雨滴攻擊,卻被龍一苦笑推卻。

「只是一點小雨不用如此誇張啦……你還是在雨勢變大前,搭車回去吧。」
「你想反悔嗎?」

央登毫不拖泥帶水,一句話就直接刺中龍一心底思緒。後者別開臉,沒回答央登便逕自往熟悉的屋簷下走去;心底察覺龍一有何打算,央登動作迅速付了車資,輕易追上正按著大門密碼的龍一。

「就照原定,由我陪你去說。」
「很晚了,我記得你們明天一大早就有通告。」
「那沒關係。」
索性將手機拿出來關機,央登靈活閃入正自動關闔的大門,及時一把抓握住無視於他、正準備進入電梯中的龍一手臂。
「我已經交代過悠,明早有問題他會先幫我擋。既然是我陪你做出這決定,我自然要陪到底。」
「不會有事的──」「小龍。」
抵達目的地的電梯開啟門,毫無遮蔽的雨聲漸強,從走廊處灌進電梯內,包圍住央登的叫喚簡短。
卻撼動不了其內隱含的決毅。

龍一垂去眼瞼,藏去眼眶中動搖半瞬,但他清楚,央登比誰都看得銳利清楚。

率先踏出電梯的,是龍一,後頭跟上另一雙鞋。
走廊間寂靜得,只有雨勢及兩雙鞋踩踏過濕滑地板的聲,兩人間的靜默一路持續至龍一取出鑰匙開門。
在鑰匙串的金屬撞擊聲中,央登壓低聲量的話語還是清晰地,足以讓龍一聽見:
「況且,你不打算把事實說出來。」
推開門的手猛地一緊,龍一沒有移開視線,仍舊是看著前方。

「我回來了。」

原本百般無聊地按著電視遙控器的慶太,和正在房間裡的涼平,都隨著這句話、反射般的彈跳起身。距離上略勝一籌的慶太正想衝到門口,抱抱終於回來的龍一,卻赫然發現眼前不只龍一一人。
「央登?」
非常誠實的慶太,讓臉色明顯呈現他的心情──從原本的雀躍一百八十度急轉直下地崩塌難看:「你怎麼來了?」
玄關處的央登似乎連抬眼看他都懶得看似地,自顧自的低頭要脫去鞋子。
「我護送你家重要的人回來,當然要盡善職責,安全到家。」
「謝謝你送龍一回來。」
涼平硬是把想衝過去理論或是發洩中午不滿情緒的慶太給拖住,勉強使出溫和微笑向央登道謝。眼看是沒法子在涼平面前亂來了,慶太選擇改變方向,抱住龍一還比較實際:
「怎麼這麼晚?有甚麼事也可以找我或涼平商量啊。」

被慶太雙臂環抱住的龍一表情凍凝,連帶身子也僵住一瞬。
隔著衣物傳來的溫暖熱度,輕易地動搖他心底原本冰冷的決心。抱得緊緊的慶太是查覺到懷裡龍一的反應不太對,他稍稍鬆開手臂,低頭看著龍一。
「……龍一?」

只是一個擁抱,就足以輕易地瓦解自己建築已久的準備,龍一自嘲地浮起嘴角──自己果然是無可救藥地愛著這人嗎?
他仰首回望慶太的眸底,澄透深處映出對方的臉龐依稀,龍一迅速張開一抹淺笑。
「沒什麼,只是感覺好像很久沒和你一起睡了。」
「不是才兩天?」
慶太意外誠實直截的回答,讓那頭涼平及央登同時怔愣,反而龍一毫不在意地因這答案大笑出聲,甚至眼角濕潤地被笑擠出幾滴淚水。

儘管龍一是笑著,可淚水落下剎那,看在眼裡的央登卻總覺得,那並不是歡笑的淚。
笑到就要喘不過氣的龍一,終於在涼平提醒他時間不早時,停下笑聲;疲憊似的慵懶柔軟地手臂環住慶太的頸子,耳語低低。
「我先送央登下去坐車。他送我回來,總不能把人晾著。」

沒等到慶太回應,龍一快速反身,半推半拉著因方才出乎意料的狀況、而還未完全脫去鞋子的央登出門;鞋子差點脫落的央登,狼狽又支吾地還想喊些阻止龍一的字眼,卻被龍一用鄰居安寧的理由回堵。
看著兩人異常安靜的糾纏身形消失在門後,搞不清怎麼一回事的涼平轉頭,發現慶太正盯著自己手掌發愣。

「怎麼了?」
對於涼平的問題,慶太沒有馬上回答,只又伸手摸過自己方才被龍一攬上的頸側。
「他的手溫……」
「咦?」
「……應該只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沒事沒事。對了,你手機好像在響耶?」

慶太一提醒,某個熟稔旋律登時入了涼平耳中,他驚呼一聲,快速衝回房裡去。被獨自一人留在原地的慶太,看著龍一拉著央登離開的大門,陷入思考中。





「你在想什麼!」
匆忙地套好卡在前腳的鞋,央登在電梯裡掙脫開龍一其實沒什麼束縛力的手。
「這件事拖越久,越痛苦的是你自己不是嗎?而且你現在的身體根本……根本不適合吧?」
「再一晚就行了。」
縱使央登說得不清不楚,龍一卻了然於心;他拉好在扯動中滑落的外套肩頭,順勢抬起的視線望向央登,懇求般的語氣卻是堅定的。
「很多事都很謝謝你;但是只有今晚,請讓我自己決定。」
「……算了,我也知道你的脾氣。」
和龍一四目相視、對峙好一會,央登無可奈何地闔目,決定嘆氣讓步。他攬臂抱住龍一,撫過髮絲柔軟。
「自己要小心點,難過的話就別勉強了。」
「謝謝。」
龍一回抱住央登,輕輕地,「謝謝你明白我的任性。」

坐上手機叫來的計程車,央登伸手出窗、握住堅持送他上車的龍一的掌一瞬;儘儘一瞬,但手溫的冰寒就像是烙印,凍了央登一個冷顫。
央登還想開口──也許是勸阻,也許是其他甚麼未能成型的話句;但龍一臉上的笑顏淺淺,卻讓他說不出隻字片語──直到車子駛離,後視鏡中也再無龍一目送的身影為止。

支肘倚在車窗邊框上,央登讓原本撐住自個腦袋的手掌滑至眼前,遮去一切視線光線。
「幹麼不阻止他?伊崎央登你真沒用!」
他在黑暗中小小聲地,以幾乎沒有音量的嘴型罵著自己,卻遏止不了眼眶裡打轉的水霧氤氳。央登用力的深吸一口氣,再度罵了一次。

「……笨蛋。」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