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六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天就要暗了……
我還在等待心裡的抉擇。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通知。」

涼平關去手機,停頓著整理一下剛剛聽到的內容後,這才轉頭朝一旁眼巴巴等著的慶太,嘆了氣。
這口氣有一點失望,卻也多少含有放心下來的鬆懈成分存在。

「是北村悠打來的,說龍一在他們宿舍。」
「龍一他……和央登一起嗎?」

手中杯裡的水,已經剩下不到一半,消失的部分都是在涼平接到電話的這五分鐘內被喝去的──慶太又喝下一大口水,沒來由地感到口乾舌燥。其實還有很多疑惑,可是慶太想不出該先問哪個,沒有任何頭緒,他只得先揀了個最直接最根本的問題:
「晚一點是多晚?」
「我也不清楚,總之央登有說會送他回來。」
也給自己倒來杯水,涼平卻只將其擱置於桌上,遲遲沒喝;似乎也和另一頭的慶太同樣,陷入思緒紛雜中。
視線停留在手中水杯的慶太,腦海混亂中突然清晰浮現出中午時央登說過的話。

「涼平你會認為龍一不信任我嗎?」
「你是指央登那句話?」
已經聽慶太提過今日中午一無所獲的過程,涼平搖頭。
「龍一他應該不是那種會不信任自己喜歡的人,更何況已經是交往階段了。央登應該只是在說氣話罷,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脾氣,只要他不高興,就算眼前明擺著黑的,他也會跟你說那是白的。」

一想到央登那個性又在此時順道添了亂,更顯煩躁的涼平抬手按壓眉間,想以指腹撫平眉心糾結;他總覺得內心深處有什麼不祥的預感,正在隱約蠢動著就要發作。
「無論如何,慶太;」涼平的呼喊讓慶太抬起頭,見著半點笑容都無的嚴肅涼平,「只有和龍一有關的事情,我相信你的做法及方向,別太介意其他人怎麼說。」
「……嗯。」

雖然慶太對於涼平話中的「只有」二字略有微詞,不過能獲得涼平的肯定背書,至少是件好事,也讓慶太對於央登那段話的在意程度下滑許多。

在慶太提出交往時,曾說過不想公開──至少在團體事業還未穩定前。當時對於這個附加條件,龍一沒有任何反對,也因此知情慶太和龍一這段關係的人,稱得上極少;相對的,能商量事情的人選就更少。
也不知是哪條線搭上了,等慶太發現時,他們師弟中的央登,就已成為龍一的好友。看似南轅北轍的倆人,意外地感情不錯;練習課程重疊時,總能看到央登或龍一去找彼此談天。
央登知道的事情究竟有多少?慶太不太肯定。至少可以確信央登是知道他和龍一的事。對於央登常在他面前露出比自己更熟悉龍一的優越感,慶太不可能毫不在意──在意為何龍一會對央登就如此坦然。

而龍一在今日中午練習完後就沒說一聲、先行離開溜去央登那裏的事,對慶太來說,也是一個小小衝擊。

將已被手溫染上些許暖意的水杯至桌上,玻璃材質的杯底和桌面接觸的那一瞬間,發出了鏗鏘清脆;如同慶太心裡的決意。





一張書寫著偌大鮮紅凌亂的「請勿打擾」字樣的紙,被人以膠帶貼在房門上;拿著雜誌路過的恭平停在門前,盯著那些字良久後,狐疑的開口:
「這……是啥?」
「就你看到的那樣啊。當央登他那樣貼時,你就最好別去敲門找他,不然到時會死得很慘唷。」
沙發上轉過頭來回答的右典看似好心,其實在威嚇。一邊看書的悠,白了他一眼。
「別嚇恭平。只不過龍一來找央登談事情,不希望有某個跟央登長、得、很、像、的無聊人士打擾。」
「喂喂、悠你這樣說,傷了我的心喔。我不是跟央登長得像,他是我弟耶,是他長得像我好不好。」
「是這樣嗎?」悠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強大的溫柔氣場連帶讓右典也隨之傻笑起來。當看著這一幕的恭平鬆口氣,以為這回如此簡單就能結束之際,那頭還維持著天使笑顏的悠,便脫口而出讓現場三人氣氛頓時石化的句子:
「不過,我還是覺得央登比較優秀。」

眼看沙發這頭又有個幼稚大人要上演自爆戲碼,恭平慌忙地衝往暴風中央好控制災情,方才那紙彷如不祥血跡般艷紅字樣給帶來的不愉快感,頓時都全拋在腦後去了。

單薄門扇隔絕不去外頭客廳的喧嘩聲,斷續都傳入房內。

不若平時總帶上幾枚戒指,毫無任何飾品的手指端起已然不再燙人的瓷杯,龍一啜下一小口深褐的茶香,微溫冷去的茶湯帶著難以忽略的澀,貼附上舌尖後,隨著液體滑入體內深處。
龍一不在意那股澀意。這種茶也只有來央登這裡才會喝,不論滋味如何,都不是他來此的目的。

「真熱鬧呢,外面。」
坐在他對面的央登沒有搭腔,只盯著龍一;直到龍一放下杯子到矮几上,他才終於在外頭還未平息的喧鬧裡,開口。
「你真的決定了?」

被央登提問的龍一僅稍微仰起臉,帶些紊亂的瀏海下,是赭紅色彩的眼眸;他和央登對看了會,然後又再度垂下頭,別開視線。

「慶太一直很有實力,也很努力;涼平也是。我相信他們可以在這演藝圈擁有自己的位置。我只擔心……如果當初沒答應他就好了。」
「那不是──」
「你知道的,央登;換作是你,也會選擇和我類似的道路吧。」龍一轉回視線,看著因他丟回的反問,而僵住的央登,「在這一點上,我們是同類,不是嗎?」
「……事情還沒到那種地步前,誰說得準?」
「是啊。」
對於央登起了顫抖些的逞強口吻,龍一瞇起眼眸,笑了起來,「不過,我已經不得不做出選擇了。」

龍一的笑容不像平常那般,僵硬地彷彿身處在冰天雪地中的不自然,儘管脣角上揚的弧度持續,卻阻擋不了自眼眶邊奪眶而出的淚,滑下。
冷去的茶的苦澀,加深。

「無論如何,我不能阻擋慶太的未來。」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