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三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上天也許很仁慈……
因為祂讓我遇到了你。





偌大的白色長廊延伸著,像是就要通往盡頭那扇窗子外頭的天空而去地延伸。龍一暗褐色的頭髮成束,成了長廊最末邊緣的一點醒目。
他轉首,望著遙遠那端人來人往的熱鬧景象,和他這位處醫院角落的全然的安靜,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又再度湧起的疲累感讓他闔起眼,將下巴抵在他因踩在椅上而曲起的膝蓋上。
椅子邊的門開了。

一名紮著馬尾,身著式樣簡單上衣和牛仔褲的女子從門後走出。她轉身朝裡頭的醫生鞠躬謝過,又輕聲關回門,精明能幹的臉蛋這才轉向龍一坐著的椅子。
女子是發現龍一睡著了,卻沒有馬上喚醒他;她看著龍一側臉安穩幸福的睡像,突然就別過臉去。

來不及成形的水珠晶瑩落出,在無機質的照明光源中,拋出未完成的圓弧曲線。

隱約有誰在叫他的名字,將龍一從睡眠底層斷續拉起。

一次、兩次,鍥而不捨地呼喊讓龍一逐漸轉醒,連帶開始運轉的腦袋,也想起自己在睡著前,是正在候診椅上等待的。
頓時全然清醒的龍一,快速揚起頭來,眼前卻嘩地展開一張太過於近的女性面孔,讓他結實地被嚇得向後彈去。而龍一太過於迅速的清醒和一連串舉動,也讓正在叫醒他的清子姊一併驀地一驚。
兩人面面相覷不過數秒,縮在椅上的龍一儼然一副受害者姿態,先發制人地嚷嚷抗議。
「老、老姊!你別亂嚇人啦!」
「誰嚇誰。」
女子沒被龍一的抗議唬住,一計拳頭清脆敲上龍一頭頂,鏗然有聲:
「在外頭應該要喊我什麼?」
吃了些疼的龍一斜睨她一眼,附加嘟噥埋怨。
「老太婆還要裝年輕──」「你說什麼?」
「不不不,沒什麼。」

決定保命為先的龍一微笑──身為偶像,自然知道自己該怎樣調整臉部肌肉,才能顯露出最為清純可愛善良的笑靨,然後甜膩地道出正確答案:
「清、子、姊。」
「這才對,」笑容非常有用,清子很是滿意地摸過一回龍一的頭,「那我們去吃飯吧。」
「不對。」

已然轉過身去的清子停下腳步,龍一那句話清晰地很,她確實是聽見了,卻沒有回過身子。
龍一伸手拉住她的外套衣襬,停留。

「醫生,說了什麼?」
他一字一句說得很是緩慢,像是聲音就要出不來似地緩。
清子仍舊沒有轉回身子,龍一只看得到她垂在身側的手漸漸握緊了去。
中間的空白,像是時間已然靜止一樣的安靜;如此不知持續多久,龍一才終於聽到,女子的聲。

微顫的嗓音。

「我們先去吃飯吧。」清子低下頭去,硬是忍住了紅潤雙眸裡的泫然:
「醫生說……等你吃完飯後,希望和你當面談談。」
「就現在。」
意外開朗直接的聲,鑽入清子耳中。

映入錯愕回身的清子眸底的,是微笑一如方才的,龍一。
身上外套明明已不再被龍一抓著,可清子無法走向前去,無法接近眼前的龍一。龍一的微笑在她視線裡搖晃著濕潤著晃動著扭曲著,不清起來。

「我在電話裡說『開始了』,我也大概知道醫生要說什麼,所以不用太擔心的,清子姊。」
龍一拉拉自個外套,覺得手指彷彿還停頓在睡眠中,不甚靈活地僵硬。雖然嘴上說得如此穩定,可呼吸卻短促地說明某種程度的緊張。
「這件事你們從沒有瞞著我,我也知道大概會如何……」清子眼中的龍一笑容,從天真燦爛,逐漸轉變成另一種──另一種,僅有親人好友們可得而見的、私下的、帶著真誠情感複雜的,笑容;「只是,想更確定罷了。」

獨自邁步到方才清子踏出的門前,龍一屈起手指,就要敲上那扇米白色的門板之際,眼前冒出另一隻手掌,握住他的手,溫熱。
是清子。

「……那就由我先去跟醫生打聲招呼,說明你想現在就聽。」

原本剛剛像是快要落淚的清子,此時已然擦去那些水氣,口吻也恢復堅定。對於重攬強硬態度的清子,龍一抿脣,又笑起一淺淺幅度。
他後退半步。

然後聽見,手指敲擊上門扇的聲響,清晰。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