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二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現在的我,是活在自欺欺人的夢境裡。
而夢,總有一天會醒。





手機響起,特別歌聲標記特定的來電者。在窗外甫隱隱透進晨光之際,格外突兀刺耳。
一隻手極不情願地從被窩裡探出,漫無目的地胡亂摸索,好一會兒才總算摸著床頭那隻正擾人清夢的元兇。來電被接通同時,亂著一頭長髮的女子皺深眉間,用像要發出詛咒般深沉不爽的口吻,問候手機那頭不識時務的傢伙:「……敢這種時候打電話來,最好是夠重要的事──」
『老姊。』
短暫話語輕輕,輕易按開了,清醒開關。
女子幾乎是馬上反應過來地,揚首睜眼。

『我想,快開始了。』
手機那端壓低的嗓,被濃重呼吸給阻礙成斷續,如泣。





他在隱約可聞的談話聲中醒來。

慶太慵懶地伸出手臂,慣性地摸向身旁,卻赫然發覺只摸到一片冰冷的空無──然後這才想起昨夜龍一發燒的事。
遠在龍一於初夏答應交往前,就常常不請自來,賴在慶太房間打滾。原本房間主人看到就煩,甚至常常棄房遁逃到客廳去;但隨著相處時日增加和認識漸深,不知不覺間,也習慣了龍一的存在。
而在兩人私下進展到更進一步之際,龍一留在慶太房內過夜的情況更是頻繁──尤其冬日時期──每日慶太醒來,幾乎都能見到另一邊的龍一睡臉。對比現下空蕩的床面,令原本就寒冷的冬晨感覺更為凍人。
他瞥眼尚未響起的鬧鐘,指針指出不過早上六點多將七點的時刻;從門外斷續傳進的說話聲,隨著慶太清醒過來,逐漸清楚。

那是龍一,還有涼平的聲音……
還有名女性的聲音。

匆匆漱洗及更衣的慶太打開房門同時,涼平也正好關上大門;聽見慶太開門聲的他回過頭來。
「醒啦。」
「誰來了?公司的人嗎?」

慶太一邊下意識地用眼角餘光尋找著龍一的身影,一邊問著。走回客廳桌前的涼收拾起桌上水杯,順便遞給慶太一只待洗杯子。
「是小龍的大姊,你也見過的清子姊……很早就來了的樣子。」
「……『很早就來了的樣子』?」

對於不肯定句的出現,乖乖接過杯子又乖乖尾隨涼平到廚房的慶太,滿臉疑惑:「不是一向最早起來的你開門嗎?」
涼平搖頭否認。
「是小龍。我醒的時候,清子姊似乎早就來了。龍一說要和他姊出門……」
「那、他的感冒──」
「清子姊來得太突然,我也忘記要問小龍。」接回慶手上杯子過來沖水的涼歪了頭,思忖:
「至少看起來氣色還好。」


親友突然來訪,並非甚麼太奇怪的事;慶太和涼平也都有親友住在東京,休假日時也會來探望他們。清子是龍一大姊,雖然因為工作因素,幾乎沒來過宿舍,不過既然身為親姊姊,來探探龍一,也屬正常。
可慶太卻覺得還有疑惑卡在心裡,隨著流理台的水聲淅哩,婉轉盤旋地逐漸放大。
他望眼客廳時鐘,時刻還早得可以,甚至平日這種時候他們搞不好才剛對戰完好幾回電玩正要去就寢;或者拍攝甚麼場景需要,才心不甘情不願拖拉著爬起,更不用說常常賴床的頭號麻煩──龍一;要他能在這時間點清醒,要就是他還沒睡,要就是涼平和慶太聯合動手、逼龍一醒過來……至少要能醒著自己下樓坐上車,然後繼續昏迷。

「還真早……」
「該說果然早睡就能早起嗎?」
涼平笑著,主動回應慶太語氣中明顯的問號,「也可能是清子姊對他而言很可怕吧?」在北海道剛認識龍一時,關於清子的可怕傳說,涼平還頗常聽到的──來源不只有龍一。
「只是因為這樣嗎?」

清子的強悍,慶太也略知一二,但他的反問拉扯出一直都存在的,不對勁;確實有不對勁,清楚浮現在兩人的腦中;如不該存在、異於尋常的刺,哽在不應該不正確不尋常位置之上。
對於慶太的結論,收去笑顏的涼平沒像平常一般笑鬧地反對或者反駁;這不對勁太過於清晰,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對。
總覺得這股不對勁呼應著昨夜夜裡,和慶太說到過往時的疑惑,兩者似乎足以歸檔在同一區塊。
像是要交付重責地,涼平順手拍上還停留在疑點上、打轉不出半點頭緒的慶太肩後。

「既然如此,到時就勞你去打聽出來。」
「不用你說,我也會去問。」

勢在必行的慶太摩拳擦掌,思考屆時要怎麼逼供才好;過去讓龍一心情不佳或是悶在心裡的大小事情,慶太大多想盡辦法、要套問出來……姑且不論是否還在事件的有效期限內。
相反的,涼平並不曾做過此種工作。
如果感覺到龍一狀況不佳,涼平通常就只對他好一些:像是盡量不去開他玩笑或陪他逛逛、聊聊,直到龍一自己想說開時再提就好。就算龍一始終不說,涼平也不打算一定要逼出來;何況就目前身分來說,涼平也不想搶太多慶太的位置。

不過,這次不同於以往。
涼平無法明確地說出哪裡不對,但,僅有這次,他竟然希望慶太能確實從龍一口中問出他藏著的心事。他深呼吸,決定暫時不去想──不繼續往似乎就要冒出頭來的、某種不吉利的答案方向想去。
將自己會如此不安歸因於約莫是睡眠不太足夠,拋下句要再睡一會,涼平就動身回房去了。

偷覷涼平離去背影,慶太也察覺得出那背影中隱含的情緒複雜,複雜的氛圍似乎和他有些類似。
始終想把這回不對勁和過往那些不愉快等級劃上等號的慶太,也不清楚為何正悄悄浮現出的那些徵兆,竟如此讓人坐立難安。

只是和過去一樣罷了、只是和過去一樣罷了;慶太如此說服自己。
在龍一回來之前,他不斷,說服自己。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