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日後(局部)/緋色新


*收錄在《Δ》一書中,為〈那日〉的後日談。
*吉田步美戲份多。
*僅為部分試閱,謝謝。



 


看到販賣部所貼的周邊商品圖時,工藤新一目光停駐半晌。
但未能持續太久。

「新一哥哥也想要假面超人的戒指嗎?」
其實很耳熟的女孩子嗓音,與主動握上他右手的動作,皆帶有微小的試探性。
和對待江戶川柯南不太相似。
少年低首給予微笑回應,「步美好像很喜歡?」
「因為戒指很漂亮。」接收到他的溫柔,吉田步美開心地起來,聲量也正常許多;「還可以當聯絡用對講機耶,剛剛假面超人他們有用,很厲害對吧?」
「……真的很厲害的樣子。」
先給予溫柔反應比努力回想假面超人秀的細節,似乎要來得簡單多了。

工藤新一開始懷念過去能夠以少年偵探團一員身分,單純享受英雄秀的時光了。那時只需要多加留意偵探團孩子們的動向就好,這次還必須尷尬地夾坐在兩名男人之間。
毫無座位區隔的水泥階梯,表示他和旁人間空隙可有可無。種種看似無心實則可疑的接觸,熟識體溫的交融,都隱隱喚醒一些今日凌晨的記憶,呼應腰際的微小痠疼,以及左手上的緊繃,都導致一些無法專心投入表演的干擾。
他不討厭假面超人,甚至可說是還蠻喜歡的;但也不會喜愛到想在黃金周最後一日,特地帶著少年偵探團,來水族館觀賞假面超人秀。

尤其是「今日」。

今日他本來只想窩在家裡,或是游哉地拜讀左文字新作,或是好好處理一些突發狀況。然而沒人敢拒絕宮野志保的臨時請託。
工藤新一無奈地暗嘆一口悶氣。
──阿笠博士真會挑時間閃到腰啊……

「啊──步美不行啦。不能亂要求新一哥哥買東西。」臉頰上有著雀斑的男孩子遠遠地小跑步過來,某方面而言算是及時解救了他;「我們這個也一樣厲害啊。是專屬於我們少年偵探團的,用錢買不到。」雀斑男孩子驕傲地挺胸,胸口那個偵探徽章映著日光,閃耀一輪光芒。
「對啊,還是、阿笠博士、特地幫我們做的。」胖胖的男孩子終於也抵達了,喘吁吁地應和。
「人家只是以為新一哥哥對戒指有興趣。」
胸前別著同樣徽章的女孩子賭氣地反駁;「而且戒指比較漂亮……」
「確實蠻漂亮的。」

突然從工藤新一身後冒出的應和,過於接近,讓他驀地心驚。反而拉著他的女孩子絲毫不受驚嚇,反倒高興有人站在她這邊。
「你們看,安室哥哥也同意。」
帶著男孩子們從洗手間返回的安室透,不著痕跡地將女孩子從工藤新一手上接去。
「不過,我覺得新蓋好的摩天輪也很漂亮。你們不是說看完假面超人後想去搭一次的嗎?」
口頭吸引所有孩子的注意力後,安室透輕微側身,秀出傍晚橘黃彩霞襯托著的華麗嶄新大摩天輪。彷彿精心設計的一連串手段,很快就移轉孩子們目標,成功化解掉少年偵探團可能即將爆發的內鬨;差點吵起來的對立場面頓時口徑一致,異口同聲地請求著能去搭摩天輪。
讚嘆降谷零儼然孩子王的精采表現,努力旁觀學習中的工藤新一身旁,不知不覺站定了另一道並肩欣賞的男人身影。

「真是高明呢……」
抱臂托頷、異常認真觀察的沖矢昴,聽來真心頗為佩服。
「昴先生的事情處理好了?」假面超人秀快結束前,瞥眼手機的沖矢昴就提前離席了。
「大致上。」
工藤新一還想開口追問是否昨日任務後續相關,但安室透的手躍入他視野中,擭住沖矢昴,將院生推往孩子們。
「那就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昴哥哥說會帶大家去搭摩天輪,想吃甚麼也可以請他買喔。」
孩子們的歡呼嚷嚷裡,工藤新一只慶幸他們都沒發現──雖然安室透看似感情極好地攬著沖矢昴肩頭,然而手背浮現的青筋可不是這麼說的。


初始他偶爾會遠眺前一個車廂,不是因為裡頭那組合太有趣太吸睛的緣故。
安室透和胖男孩正在觀景窗旁看景色,前者偶爾還會笑著接上他的視線;雀斑男孩正在兩眼發亮地向沖矢昴詢問甚麼,手中筆記幾乎沒有停歇。
至於他對面,則是有點興奮的吉田步美。
全然仰賴機運的猜拳,沒想到會有這種有趣的結果──工藤新一覺得自己看起來應該非常幸災樂禍。
但這趟摩天輪還是充滿無法輕鬆度過的氛圍。

「那個,新一哥哥也是偵探吧?」
「可以這麼說。」
不知為何,吉田步美對他好似有諸多在意和許多疑問。工藤新一揣測出的唯一可能,也許是因為他長得很像「那個男孩」吧。
宮野志保也是。明明那種態度和宛如虎姑婆的不善神情,理應會嚇跑小孩子的,可是也許是被投射了灰原哀的影子,吉田步美也很常黏著她。
當然他們不可能坦白地說他們確實是那些已經離開的影子。
思考至此,他決定不再分心注意那個車廂,好好專心放在女孩的提問──有孩子們在,而且也沒甚麼必要,應該不會突然打起來才是。

工藤新一是在搭上摩天輪前夕,才突然驚覺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其實別有意義。
黃金周最後一日的,水族館摩天輪。

「可是新一哥哥沒有徽章,也沒有戒指,要怎麼及時呼叫夥伴?」
女孩子將話題拐回到曾經很在意的假面超人戒指上,使他難得地煩惱起來。認真說還是有許多科技能辦到,可想一想,工藤新一還是決定就順著孩子的話意走。
「其實我有……」他壓低了聲,像是述說甚麼秘密:「假面超人給我的戒指。」
「欸?真的嗎?」
受到他的舉止感染,吉田步美也慣性地縮小音量,彎腰湊近他跟前。「真的是假面超人給的?」
「嗯,雖然不是今天看見的假面超人。」

他掏出今日盡可能揣在外套口袋裡的左手,再盡可能地確認角度,確保僅有對面的女孩子能看見──假如突然更換位置,大約只會愈發引起某兩人注意──緊挨著套在左手無名指上的兩個戒指。
「哇……真的有耶。」吉田步美兩眼閃閃發亮,「也能呼叫給你這個戒指的假面超人?」
「當然囉。」
迅速收回手之際,總覺得前面車廂處傳來強烈的注視感。明明是隨口胡謅的謊言,然而有甚麼模糊未明的疑點,隱約浮在腦海邊緣。工藤新一尚未釐清有甚麼奇怪,吉田步美的奇特感想頓時吸去他所有注意力。

「可是戒指看起來有兩個、新一哥哥也說了『他們』……」
女孩天真地彎折手指,「所以……新一哥哥認識的假面超人有兩個?」
「呃、嗯,對啊……」他都忘了,少年偵探團有多精明。「我運氣比較好,同時有兩個假面超人當夥伴。」
女孩又再度補上一刀,「然後戒指不能戴那裡喔。左手無名指是要戴結婚戒指,假面超人他們都是戴在食指上,也比較方便。」
「喔……是這樣啊?」他也忘了步美的記憶力及眼力有多好。「……好,我會記得改。」
出人意表的發展,讓工藤新一開始擔憂自己就這麼秀出戒指是否太過魯莽,該如何補救時;女孩又再度提出疑問。
「對新一哥哥來說,給你那些戒指的夥伴應該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吧?」吉田步美撫摸胸口那枚徽章,「才會一直隨時戴著……」

透明窗外即將遁入海面的夕陽,正散發最後的光芒餘暉,籠罩摩天輪;也將女孩子周身及垂眸笑顏及徽章都染上柔暖色調。
以及落寞。
工藤新一想起被安室透化解的爭吵風波,想起徽章和戒指的事,想起江戶川柯南和灰原哀要離開前、向孩子們告別的那日。
那日,也是個偵探團相約放學後出門遊玩至傍晚的尋常日子。女孩子也是如此佇立在夕陽彩霞中,明明揮著手的臉上是盛大笑容,氛圍和今日竟極為相似。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