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癮疾,上/昴柯

 
*和〈秘密〉同一脈絡,然而單獨閱覽無礙。
*柯南已對赤井揭露真身之前提
*柯南視角,老梗,ooc通常運轉中

*遲到很久的pocky日(o



 

男孩瞥了眼手錶。

精準指針告訴他,從翻開腿上這本書至今,已流逝近一小時的時光。也間接證實閱讀進度不佳的事實。
平常一個鐘頭已夠他完食一本喜愛作者的推理小說,這回卻尚未過半。不是書中犯人不夠給力,也非外在環境因素干擾。
縱然此時此地不比書房來得絕對靜謐。

週日午後特有的浮動空氣,摻和遠遠路上的孩童嬉鬧或行人交談,以及前院裡偶爾竄出的鳥鳴婉轉,攪和成暖呼綿密的團塊,如烘烤後的棉花糖,融進初冬的清透日光,灑進工藤邸客廳裡。
不夠安靜,也不至擾人,是頗舒坦和平的光景。

闔去書本,索性放棄繼續勉強,他仰抬手臂,伸展一記懶腰,好好舒緩長時間低伏的背脊後,徹底放鬆地倒進沙發。
穩健接下孩童的沙發椅背,展現其印象裡的彈性十足與蓬軟,一如既往地舒適。可是,少了點什麼。就像最愛的檸檬派。外觀看來一如既往的完好,可嚐起來好似忘卻削落幾許果皮,遺失同等份量的香氣。
雖不至動搖其美味程度,但不是最佳狀態。

深知缺漏了什麼的孩子,將答案拋諸腦後,苦笑著偏過首,從文字解放的視線略乾,滑過今日特地挑撿的米白短褲邊緣,抵達隨手擱置一旁的棒球外套。
某樣過長物件的一角銀白包裝,從深藍棒球外套口袋裡探出鮮明的存在感,讓孩子輕易地手到擒來。
是包平凡的Pocky。
廣為人知的巧克力醬裹細餅乾棒,其實不在他平常會主動挑選的零食之列。從毛利家出發當下,孩子數番猶豫後,才將世良真純稍早硬塞過來的這包零食給一併帶上。

因為今日是特別的。

獨擁長沙發一頭的男孩抬眼,放得遠些的目光悄悄攀爬過桌几,覷向對側。
不是太遠的那裡,有各式資料夾及紙張堆積成的高低山丘,還有被山丘群簇擁著的單人座扶手沙發椅。
以及安穩沈坐其中的沖矢昴。
相較柯南的走心,溫文院生模樣的男人看來極為專注於資料中。認真程度具體反應於蹙得緊湊的眉間,渾然不覺孩子的窺伺。

不能說是純粹觀察意味的湛藍瞳仁,快速遊走過散落的茶紅色短瀏海、藏起醒目瞳色的半瞇眼瞼、金屬冷調眼鏡和挺直鼻梁,最後滯留在略顯血色不足的嘴唇處。
不若赤井秀一總叼支菸身的口形微啟,淺薄唇肉此時抿成一條堅實防線,再被沖矢昴抵於下頷的思考手勢給堵去泰半。
彷彿誰都無法輕易讓那張嘴透露什麼,也無法送入什麼。

──假如你開口,相信那個人一定會答應。何況只是這種小事。
也從偵探團孩子們那聽說這個非正式節日,灰原哀曾如此揶揄若有所思的他。他只能回以乾笑。
不是的。
他思索的,期待的,不只那般猶似蜻蜓點水的簡單事。
因為已經太久了。

過去數週他們分頭追隨線索,即便碰面機會不少,然礙於時間及他人及各種因素,通常只存在出於理智下的尋常互動──交換情報時的對話與對視,喚起注意的拉拉袖口或手指,讚許般的輕揉頭頂與淺笑,行走於道路上的牽握,或是確認資料及線索時挨近的身軀與體溫。
再至多,也就追捕嫌犯或遭受攻擊的緊急狀態下,保護他的大範圍碰觸。
但他不討厭。
每次每次的眼神及碰觸裡,他總能從中讀取到許多肢體語言。無聲話語所傳遞的內容,往往是對方鮮少說出口的特定情感。
沈著,柔軟,細膩得能夠浸潤細胞,滲透心底。

然而心靈上越充實,他處不太饜足的症狀便對比得越加突顯。
倘若是完全見不到面的遠距離狀態,還能用難以克服的實際面來說服自己。可種種點到輒止的溫度給予及碰觸,頻率不低,反撓得思春期的靈魂難以平靜。
曾嚐過甜頭的身體,更以親密記憶為薪柴,自內裡深處燃起火來。火勢一點一點蔓延,逐漸把男孩煨得焦躁。
宛如極輕微的,戒斷症狀。

因此今日是特別的。

對方理應也查知到今日的特別之處。昨晚還發了郵件過來,不是情報不是線索不是案件,短短一句話的內文,單純說明幫孩子準備好檸檬派的事。
旁人看來沒什麼的隨手之舉,落在孩子眼裡,簡直是破天荒的。
所以今日是特別的。
確實如他所想,今日男人態度可親如常,簡短問候的聲調平穩無暗示,端出的某店招牌檸檬派滋味也美好如昔,手沖咖啡的香醇更毫無異狀。
然而沖矢昴選擇單人沙發椅的舉動,是孩子始料未及的。

過去他倆使用客廳的經驗裡,不論是誰先來後到,有極高機率會演變成共享長沙發的局面。
他們有各種共享長沙發的方式。

大多時候他們會各據一頭,維持不打擾彼此、也不至太疏遠的距離。偶爾則是在長沙發的範疇內,利用腳丫子利用手肘利用眼力利用微笑,進行無傷大雅的角力,或是儼然玩火的騷擾。
進入這種季節後,也有捲在同一條毛毯的時候。
而柯南最喜歡的,則是男人主動將他攬去,擁於無距離的腿間懷裡的時候。有時那樣過近的擁抱會擦槍走火,有時則不。
沒擦出火花的時候,男人只會親暱地摟著他,兩人各自看著各自讀物。彼時沒有他者,沒有外物,沒有勝者,沒有輸家,只有彼此的生命跡象鼓動。雙份體溫於肉體間疊加,交融成遠比暖氣更細緻更深入的軟熱;那些總足以化開任何矜持或堅強或好勝,穩定顯露疲態與破綻的心神。
那樣直截的滋潤時刻,有時是他需要,有時是對方,有時是他們。

極稀有的時候裡,他們才會於無外人的前提下,分據兩處。但今天不存在任何能歸於特殊時候的客觀因素,因此不選擇長沙發這舉動,完全出於沖矢昴個人意志的抉擇。
發覺這件事實當下,柯南也幾乎立即查知到對方可能的理由。
那不是很難的事。

縱使沖矢昴總有異於赤井秀一之處──概略而言,前者較親切些,狡猾些,惡口些及惡趣味些;以及看似真誠、卻難以猜透含有幾分真實的彬彬有禮。
不過演員不會無中生有。他們會鎖定可依循可學習可內化的藍本,雖然通常不只有單一目標,但也不是全然無跡可尋。

沖矢昴的其中幾個部分,還是他熟悉的赤井秀一;另一些部分,則像是他們都很愛的某國家的紳士的習慣。還有孩子認識到當事人後,才終於確定的──模傚自羽田秀吉的部分。
然而不論怎麼改變如何演出,男人的思考模式與本質,其實不曾脫離過孩子認知的模樣象限。

他只是錯估這場臨時耐久賽的長度。

收回泛熱些許的視線,柯南再次瞄了回手錶。和上回相比,長指針也才前進短短數格,體感上卻猶似再經過一小時之久。
今日裡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格,都給躁動心緒反覆桿平展延成細長絲線,一圈一圈,纏繞住他,阻斷他的感知,導致時間凍結的錯覺。
明瞭時間拉長對自己有多不利,可是先開口示弱的覺悟也還不夠充分,頹然沈入沙發裡的男孩淺淺嘆口悶氣,盯著自個兒指尖百無聊賴地,有一搭沒一搭的撥動手中那袋零食。

也許是放置於口袋裡、又處在溫暖室內一陣子了的緣故,原先各自獨立的內容物,如今被稍微溶解的巧克力醬沾黏於一塊。可能弄髒嘴上或手指的厭惡掠過之餘,今日特定的食用方式也躍進腦裡,領著柯南思及一些相近視角裡的對方。
他們不曾那般共食,但曾有過相似狀態。不過翩然浮現的那些相似畫面,多半過於溼濡,過於黏膩,過於密著。
始終低燒般的體溫再攀升幾度,面上發燙起來,於眼鏡鏡片下緣悶出淺白霧濛。
喉嚨也燒乾著,發疼著。

赫然意識到腦裡太多兒童不宜場面,決定喝口咖啡定神解渴的孩子傾前身,目光落在桌子深褐光亮漆面時,意外和沖矢昴的倒影對上眼。
男人倒影微笑得禮貌溫和,卻足夠讓男孩心跳帶領周身猛地一突,手上甚且差點打翻咖啡。

「書看完了?」
沖矢昴沒點破他反應多失常或失禮,只提出個無傷大雅的問題。
「……不。」孩子尷尬困窘的內心,夾雜一縷暗喜及訝異,情緒多樣複雜得使他必須捧著瓷杯──假意為了啜飲,實則掩飾難以控管的嘴角:「總覺得今天不適合看書。」
「那你覺得今天適合做什麼?」

柯南不大確定是否熱切太久的期待,烤得腦子產生錯覺;抑或沖矢昴這道反問嗓音裡,真切含有某種久違的柔軟成分。
因含糖量稍微太高、太綿密而導致的,那般柔軟。
不過也只有聲音聽來如此。將資料放置一旁、一樣撈去咖啡啜飲著的對方,舉止神情穩泰和緩,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男孩姑且回答得中規中矩,裝作沒意識到任何變化。

「沒什麼想法。昴哥哥有何好建議嗎?」
「不是有方向了?」
「昴哥哥指得是什麼?」
「剛剛你在想的事,」沖矢昴親切地,直截指出特定方向,「或許,和你一直看著的那包東西有關?」
「這個啊……」
提起手中零食,繼續裝傻觀望的柯南歪去幾度脖子,嗓音表情也假裝稚氣些。
「只是好奇昴哥哥會不會吃這種巧克力棒。」
「……你認為呢?」男人嗓音裡浮現一抹莞爾。
「這造型很像香菸,含起來口感應該差不多,說不定會很喜歡?」
「外貌相像,本質是天差地遠。」

本質上和赤井秀一並無二樣的聲速語調,截斷孩子有意繞遠路的話題。擱在扶手上的雙手向他綻開手心,併攏手指朝內微攏,形成頗適合邀請誰覆上手去的幅度。
「不過,聽說今天很適合一起吃這東西。假如小朋友願意……」

未盡話語末端,消逝在明晃晃的邀約範疇裡。
不是譬喻,不是試探,不是錯覺。
只消如此,他就明白外表正常無異的男人,實則也已到達相似的限度。
相似的融解。

適才吞落的咖啡也早已蒸散得蕩然無存,起不了半點緩解作用。握著光滑零食包裝的手指縮緊了點,彼此間滲出小規模的濕潤。
也許應該再拉長點時間的,也許不應該那麼快就遂其所願。
可是耐心這個項目,一向是年輕氣盛的他最大的弱點所在。

在深邃微笑注視裡,男孩不作聲地踩下沙發,趿上室內拖的步伐一樣沈默。
非得要如此沈默,才能粉飾心中急躁。
繞過綿迭紙張山丘,抵達沖矢昴座椅旁的腳步未完全站定,朝他綻放的掌心已握上孩子脅下。
撈抱起他的力道跟過去無數次同般,穩而紮實。即使孩子腳上一只室內拖途中鬆脫,導致哪座山丘傾倒的摩擦聲響,也沒能撼動什麼或停止什麼。

單人沙發椅已給沖矢昴佔去大部分面積,僅存狹窄餘裕,於是柯南就被順理成章地安置於男人腿上。
跨坐於對方單只腿上,隨跪坐姿態拉緊的短褲,遮蔽範圍更小,橫跨的男孩大腿內側直接緊壓沖矢昴的淺駝色西裝褲面,密切吻合男人腿部弧線。
腿面傳來體溫及褲料形成的軟熱,不過尚不及正取走他腳上那隻倖存室內拖的男人手溫。沖矢昴的掌心溫度少見地高,輕易穿透料子不是太厚的上衣和襪子,於孩子的腹脅腳踝處,留下肉眼未能見得的痕跡。
透明,而清晰。

同等清晰的,還有壓低了點聲量、滿溢理性的恆常聲線,湊近他,傳述只給他一人的確認句。
「小朋友希望由我來……還是想要自己來?」
「在那之前,還有些事得釐清。」柯南爽朗而稚氣的語氣聲線,伴隨綻放的無害笑容,說。「這次是『昴哥哥』輸了,對吧?」
「喔……?」是聽出了他語氣強調的位置,沖矢昴神情怔忡極短一瞬。
「還是、該說是赤井先生輸了?」

即便坐在男人大腿上的姿勢缺乏魄力與說服力,也不能阻止孩子將今日被動忍耐的煩躁不滿化作酸溜溜的刺,扎向對方。
「可是啊,假如是赤井先生,應該能撐得更久喔?」
「……確實。」
面對男孩的攻勢,沖矢昴沒有裝傻,沒有否認,亦沒有反擊;僅一本正經地點頭應和,將他的鈍刺照單全收。「我同意是『沖矢昴輸了』。」

太快速、太簡單了。
沒設想過對方會如此快認輸,孩子措手不及,無意洩漏可進攻的缺口,迎來男人從容且蘊有故意氣味的笑語。
「嗯?我直接認輸,莫非打亂了小朋友的推測?」
「呃不是、」
匆忙重整思路的空隙中,他扔出尚未得到驗證的最後一個問號,企圖轉移關注;「……動機呢?」

有時隨手扔出的棋子,會獲得意想不到的成果。
男人耳根霎時漫開的色彩,彷彿他這記問號凝聚成聲波,於抵達沖矢昴耳中的一剎那間,產生衝擊。
孩子鮮少見到沖矢昴臉色起過劇烈變化。
遮蓋部分顯眼特徵及印象的特殊化妝,多少起了遮掩效用,但那些粉末色塊覆蓋區域未及雙耳,於是耳廓蔓延的那抹極輕微淺赭色彩,才會依稀可辨。
儘管沖矢昴的聲線態度照舊平靜無異狀。

「……本來只是想逗逗小朋友。」
「本來?」男孩皺了皺眉。這答案的確符合他揣測方向,不過竟還有其他可能?
沖矢昴凝視他的細眸,再度浮起笑意所致的彎度。
「沒想到、能看見一頭飢渴的小野獸……」

柯南猛地驚覺,男人耳上的色彩,絕對是以話語聲音為傳染途徑的病癥。若非如此,自己怎麼也隨那句話臉紅起來?
縱使沒有鏡子,縱使對方鏡片上的自身倒影難以辨識,可臉上眼下耳廓傳來的整片灼熱,足以說明無法自見的狀態。
足以讓他明瞭,此時自己臉蛋耳朵合該是多麼通紅。

「既然如此,」斜眼瞅向對方那臉微笑,柯南抓著細巧克力棒的手半握成拳,化羞恥為速度,敲擊上男人胸口。「還請你好好擔起餵飽小野獸的責任喔。」

嗓音裡震顫難平的症狀異常清楚,不過毋須費心神在意,毋須費力氣掩飾。
野獸一向忠於本我──何況曠日廢時凝聚的內隱症狀,給熱度引著,漸次外顯增強;加以對方給予的交叉感染,已成就難以控制的等級。

沖矢昴沒再多說甚麼,僅笑著接手已經被捏得皺巴巴的零食,以動作承接下他給予的責任;始終淺揚的弧度含咬住袋子鋸齒一角,配合反向拉去的手勢俐落,眨眼間就咬開道陡峻缺口。
過高濃度的巧克力甜香,霎時解放,驅趕原先殘存的咖啡苦澀,稀釋傳遞話句的空氣粒子,強佔所有呼吸管道。
跟咬開某種包裝十分相近的動作與狠勁,襲來極重疊的既視感,引得孩子暗暗吞了口唾液膠著。擁有相似黏著度的眼神目不轉睛,看著男人將包裝缺口湊近唇邊,以叼菸方式就口咬出一根斷去部分的巧克力棒。

「……小朋友是指、像這樣餵嗎?」
詢問聲線趨向低柔,彷彿摻和入濃稠巧克力醬,向他再接近過來。
叼著比菸身更細的巧克力棒的口形,弧度更緩,也更添難以言說的性感。
孩子沒給出肯定答案。
他只揚起手來,扶上對方的眼鏡鏡腳;欲取下可能發生碰撞意外的眼鏡的姿態和距離,相仿地,於腦中重疊讀取至那日景象。

替沖矢昴戴上初次的眼鏡那日。

縱然不是坐於對方腿上,縱然季節不太相同,縱然當時還有母親在場。不過背景和時段和日照是相近的。
初次完裝的沖矢昴拿起眼鏡,向著鏡像裡一併端詳成果的孩子,詢問是否願意幫忙時;他是斷然拒絕的。
雖說本來是想答應的。然而那並非對方不太上手的隱形眼鏡,況且一旁工藤有希子的笑臉與眼神,充滿使青春期靈魂感覺彆拗的粉紅色期待,才是他決定拒絕的最大緣由。
不過當孩子再度望向鏡裡的沖矢昴,從男人深邃眉眼的視線裡,竟讀出一縷相當細微的失落。
那不是赤井秀一會顯露的表情。

假使柯南口是心非地拒絕什麼,赤井秀一通常僅露出不甚在意的淺笑;至多吐出一道菸霧,以隱於霧中的綠眸,意味深長地注視他,等待他自己心虛起來給予解釋,甚至心軟改口。
沖矢昴的反應是類似的方向。可比起赤井秀一,男人身為沖矢昴時,情緒似乎率直地外顯了些。
從偵探團其他孩子處,柯南確認到更多蛛絲馬跡。
實際上增添一層偽裝,表現上倒像消除一層束縛。
也更使男孩難以安然避開。
於是他終究癟著嘴,裝作一副不甘願的樣子,接去染有男人手溫的眼鏡。

那日日光如何落在男人身上,如何在其深墨高領衣面上分割明暗,如何投射在鏡片上,閃得反刺他眼睛一回,都記憶猶新。
被意外伏兵偷襲的孩子不得不偏首闔眼時,未自鏡腳鬆開的雙手手背,給另一雙掌心輕輕覆上。
 
不用睜眼也熟悉的手感,包覆他,引領他,替他倆合作的詮釋,放上最後一塊拼圖。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