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兒童走失廣播/赤柯


*獨立個體,和其他篇章無關。依然老梗,ooc通常運轉
*路人/旁觀者角度
*噗浪上點題給大綱跟風,因為發現自己大綱無能所以直接來



 
 

從抽屜中取出放置常備小零食的鐵盒,女子依照慣有流程,挑選一支多彩炫麗且甜美的棒棒糖,遞到正哭著唏哩嘩啦的一名小女孩面前。
光有色素且毫無營養價值可言的棒棒糖,卻能用華麗糖衣和滋潤心靈的甜度,暫時安撫下大多孩童的嚎哭,並使她的耳朵獲得短暫寧靜。
不過、無法消弭她對於服務台旁那名男人的好奇心。

就才剛請她廣播協尋一名七歲男孩子的前提來說,那個獨自靠牆而立的男人,似乎是太平靜了。她在這個服務台,見過許多六神無主、氣急敗壞的家長,卻沒見過態度近乎事不關己般的家長。
她瞥了眼登記簿,七歲男孩的姓名獨特,但跟那個男人的姓氏壓根不同。然而男人展露令人難以拒絕的良好微笑,以及「受男孩母親所託的遠親」來說服她,讓她同意幫忙廣播尋人。
而且、男人連內容都有所指定。

『請妳照這樣的內容廣播……』男人道出和外表俐落迥異的緩和語速,低沈有禮地詢問她:『可以嗎?』

這樣說來,那個內容確實有點奇妙呢……她看向壓在一旁的紙條,那是男人要求的尋人內容,她特地留下那張字條,並非因為男人的筆跡不錯,而是假如上司或前輩真要追究時,她能拿出來佐證是客人要求。
她當然不可能對他們說,男人的微笑似乎含有某種魔力,讓她無法狠下心,向其說明廣播尋人的內容得照規矩走。

現在男人面上毫無任何笑意和情緒存在,正以一種遠眺觀察人群、甚至和周遭一切歡樂慶典般氣氛脫節似的姿態,背靠著牆,啜飲她依對方選擇而給予的熱咖啡。
給予等待的尋人者一杯飲料或開水,是規定。至少符合了一項工作守則的她多少因此鬆一口氣,才讓無法克制的視線繼續觀察男人。
從那對綠眼珠來看,擁有日本姓氏的男人應該混有西方人血統,是以長相不至於太粗獷,五官端正銳利;加上年紀稍長和深色穿著──縱使那身打扮在這座遊樂園中突兀地很──讓男人擁有一股不威而厲的氛圍。穩重而從容的態度,更和她週遭那些大學男性截然不同。
是因為這緣故吧?因此當男人突然對她露出比禮貌性更輕柔些的笑顏時,她才會被男人的笑容給說服。

「赤井先生……!」
一道參雜喘氣明顯的男孩叫喚聲,將女子從光明正大的觀察中拉回現實。也因如此,她才沒遺漏男人聽見孩子聲音剎那,眼底綻放的光彩及唇角上揚瞬間。
一名小個子的、戴著眼鏡的、怎麼看都比她身後那名舔著棒棒糖的七歲女孩還矮上許多的亞裔男孩,正朝男人快步跑將過來。

「那、那個尋人廣播是怎麼回事?」
滿臉漲紅的男孩也不像一般尋找家人的走失孩童,倒還比較像孩子走失的家長,指責般地對男人抱怨──她聽不懂日文,然而從語氣和肢體動作看來,應該是這樣沒錯──「卡邁爾探員和茱蒂老師他們也聽得到啊!」
「喔……」
她聽著男人沈穩緩慢回應,不過、不太一樣……
男人對男孩的回應聲調,是更接近……她努力翻遍腦中貧瘠的詞彙庫,總算找到一個堪稱適當的形容:「慵懶」。
慵懶,且包容。
「被他們聽到……有什麼關係嗎?」
「關係可大了。」孩子這句話聽來看來,好似在強調什麼嚴重的事。她也發現到,男孩臉頰的殘留紅暈,也許不只因為奔跑到此的緣故。
「所以說、」男人用更溫柔的微笑,更柔軟的聲,探手覆上男孩戴在頭上的帽子:「下次遇到什麼可疑線索或對象,別直接追上去,先跟我說一聲……如何?」
男孩不滿地癟著嘴,抬手抓住男人放在他頭頂處的手掌,作勢想抬離那隻手。
「還不是赤井先生自己忘記帶上手機--」
「沒帶確實是我疏忽,但是習慣亂跑的小朋友,也要負上一半的責任。」

儘管半句日文都聽不懂,不過她聽得出男人口氣收得嚴謹許多,動作卻依然溫和。男人順勢握著孩子朝他抓來的手,沒生氣孩子的頂嘴和反抗,而是親暱地,將小小手掌揣在整隻掌心中。
男人的態度宛如感染了孩子。孩子這回沒打算甩開男人的手,帽簷下的目光卻突地意識到什麼,朝她這頭掃了過來。
直截盯著兩人一舉一動的她驀地一驚,在那雙瞳仁接觸到自己視線前趕緊移開,轉頭關心起家人還未出現的小女孩。

「小姐。」
接近來的男人嗓音一如她記憶中的高度,不卑不亢,鑽入她耳中。應聲回頭的她,見到依然牽著彼此的兩人。
她多瞧了半躲藏於男人腿後的孩子一眼,尤其是,那雙同樣藏於眼鏡鏡片後方的水色瞳仁。雖然她怎麼看,那孩子就像個小男孩的模樣……
「謝謝協助,已經找到人了。」
巧妙移動身軀,將男孩從她視野中遮擋掉;男人微笑一如初始。「這樣跟妳告知一聲,就可以了嗎?」
「啊……是、是的。」
察覺自己不禮貌的注視,慌忙垂首的她怔忡回應。
然後才意識到,是不同的。

男人對她的笑容,和男人對那個孩子的笑容,截然不同。
而且那個孩子……氣質完全不像她接觸過的所有孩子們。至少不像七歲孩子。她想起那道凌厲目光,簡直就像孩子軀體內藏有不符合年齡的靈魂一般……

──……欸欸、那不就是「吸血鬼」嗎?

她怔了數秒後,隨即因自己的胡思亂想乾笑出來。偷眼確認已經見不著兩人身影,她仰首望向頂棚外,照舊是見不著半片雲的蔚藍天空;假使真有吸血鬼,這種大豔陽天也不可能出來亂跑吧?
而且啊而且,如果那兩人真是吸血鬼,感覺他們對如此年輕貌美的自己也沒什麼興趣呢。由她這名女性的第六感來看,她倒覺得男人和那個孩子之間的關係,似乎遠比男人自稱的「遠親」來得濃厚許多。
尤其是、男人投注在孩子上頭的笑容和眼神,那份感情和氛圍……

女子用力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八成是累了才會一直一直胡思亂想。想找點事來分心的她捏起男人留下的字條,隨口又念了一遍。

「柯南小朋友、你的赤井先生在3號服務台處等你。」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