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灯的冷徹】 日常的吉光片羽,之一。/白鬼


*半夜腦袋被打到系列


 




「希臘三賢之一說過,『除了神與禽獸,人依其本性,是政治的動物』。」
輔佐官手中書頁翻過一面,「因此要我放下工作,是不可能之事。」
「……你又不是人。」

藥師托著腮幫子,小小聲嘟噥反駁,換來意料中的茶水潑面攻擊。

「因為您是神又是禽獸,所以我沒奢求過您腦袋能瞭解。」
「不過就是個老頭子說的話,那麼認真看待?」

鬼灯總算闔起那本厚度直逼一個手掌長度的預算書,摘下眼鏡,深沉目光晦暗難辨,瞥了眼前笑容些微扭曲變形、明顯吃味兼不服氣的神獸一眼。

「就因為我太認真看待某位老頭的白痴發言,今日才不得不帶著工作來這裡陪他。」

獃立原地的白澤直到對方都起身踏出極樂滿月大門了,腦袋才總算接通線路;他顧不得滿臉濕淋還正在滴水,踉蹌地,追上那道鬼灯圖騰的背影。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