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巧克力/緋色柯

 


*獨立個體,和任何篇章無關
*M20後,沖矢和安室已經互相知道真身的前提下
*ooc通常運轉中



 



耳機裡傳來一些動靜,是渾厚圓潤的阿笠博士嗓音,在煩惱著晚餐該準備甚麼。
很尋常很平靜的煩惱。
原本沉浸於手中書籍的眼鏡男子突然意識到甚麼,他仰起臉,確認一眼牆上掛鐘,指針明白地走在晚餐時刻前夕,呼應窗外投射進來的斜陽矇矓。
沖矢昴皺了幾分眉頭。

第三天。

打從水族館事件後,那個幾乎三天兩頭往這裡跑的孩子,已經連續三日沒來找他。這是很稀奇的事。
當然孩子也曾經兩三天沒露臉過,不過都是在沖矢昴確定行蹤的狀態下,況且才小學一年級的學童也沒什麼出遠門的機會──不是跟阿笠博士及少年偵探團露營,就是跟受邀出門的毛利一家子外出。
這幾日無論阿笠家或毛利家都很安靜,學校方面也沒特殊假期或活動;更不用說前兩日是周末假日。



「……經你這麼一提,確實頗奇怪。」

剛剛本來打算直接把坐在吧檯的沖矢昴攆出店外的安室透,跟著皺起一邊眉來。
「柯南也三天沒進來白羅了。我看他都是到傍晚才匆匆忙忙回家,原本以為是去你那裏看書看到忘記回家時間,正想跟你談談這件事。」
即使安室透輕描淡寫帶過,沖矢昴也猜得出來,安室透口中的「談談」,約莫是指興師問罪和抗議不公。

「我想確認他沒又讓自己陷入險境……」沖矢昴啜飲一口黑咖啡,苦味和酸味一同入喉,「你也知道,那個小朋友的個性。」
「我當然知道。」
笑著和正要離店的幾位女常客揮手致意,安室透微笑口中道出和表情截然不同的認真:「你打算怎麼做?要監聽器的話我想你也不少。」
「小朋友都對毛利家說是去阿笠博士那裏。」儼然不打自招自個早就用上監聽手段的沖矢昴,面不改色地拂開袖口,確認手錶時間:「都第四天了,等等就是放學時間,我打算直接過去校門附近看看。」
「我也一起。」

安室透搶在沖矢昴同意或反對前,就將身上的圍裙俐落取下,順便去跟另一名員工告假。
他也頗擔心柯南。
雖然平常對於孩子常窩在沖矢昴那裏而感到心裡不平衡,然而至少那裏是比較安全的。而且,不知是柯南太過聰明世故或只是巧合,如果孩子去過沖矢昴那裏,通常也都會來他這裡坐上一陣子。
對於孩子的種種細心,安室透都看在眼裡。也因此前三日看著孩子慌忙跑過的身影時,他內心的怒火便益發積累。
如果不是去沖矢昴那裏,至少要確認孩子上哪裡去。

出乎意料地,以往對於他各種臨時告假行為都無怨言的小梓小姐,初次露出緊張神情。
「今天是不打緊,明天安室先生絕對不能請假喔。」
「咦?明天?」
「明天一定會有不少客人是衝著安室先生來的。」



「二月十四日……」

沖矢昴推了推鏡架,平光鏡片下的綠眸投向前方遠處:「確實沒注意過這日子。」
「FBI不是都會上超市購物,難道都沒發現那堆粉紅色裝飾?」
「咖啡店員工不是也會去超市補貨?」
安室透將目光撇向他處,多瞧了一位擦身而過的眼鏡男學生一眼:「最近這邊常請假。而且日本情人節通常是由女性送巧克力,感覺和柯南無關。」
「說人人到……」

眼力極佳的沖矢昴,遠遠就瞥見眼熟的孩子身形;兩名大人同時選擇離己身最近且適度的遮蔽物,將自己藏匿於其中。
戴著漁夫帽遮蓋特別髮色的沖矢昴,拿起書報攤前陳列的雜誌;褐肌金髮都醒目的安室透,則是隱身入對面巷子轉角和路燈桿遮蔽處。

才剛就定位,女孩子興奮的聲就傳遞過來。

「那、柯南今天也要來我家努力嗎?」
「啊……」目標的男孩嗓音帶有一些罕見的挫折,傳進沖矢昴和安室透耳裡,「我真的對料理很不拿手……」
「不會啦,我媽媽說柯南有很大的進步了。」步美似乎不死心:「而且好不好吃不重要,心意才是最重要不是嗎?」
「江戶川的料理技術,應該已經不能說是好不好吃的問題囉。」
另一道冷冷的嗓子冒出,灰原哀輕描淡寫地潑出冷水,帶來的威力卻相當震撼,「要讓人吞下去,根本是真心大考驗等級。」
「喂喂喂,灰原你也太過分。什麼真心大考驗……」

江戶川柯南被灰原哀這一激,不服輸的那面就跑出來了,「既然還有一天時間,我就繼續試看看!」
「我媽媽說就算明天要繼續,也可以喔。」對於這幾天能獨佔柯南,步美很是開心。
「可是,二月不是女生送男生才對嗎?柯南是要送給誰?」
提出疑問的光彥,得到步美的阻擋,「就說是『重要的人』了。對不對,柯南?」
「呃、嗯。」

少年偵探團的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中,正好經過沖矢昴背後人行道上,然而柯南似乎低頭專注於思索什麼,連明顯投射去目光注視的沖矢昴都沒察覺,就那樣逕自走了過去。
沖矢昴目送孩子們的背影,順勢和探出頭來的安室透接上眼;兩人從彼此的表情和眼神裡,確認對方猜想得方向和自己一致。



「……咦?」

拿著備份鑰匙開門而入的男孩,才剛踏進玄關處就立刻停下腳步;那雙看慣的熟悉男鞋並不在慣常位置上,說明借住在這個家的那名男人並不在。
太令他意外的事情。
過往這種時間,赤井秀一的偽裝──沖矢昴,應該是正在準備晚餐料理才是。一邊疑惑男人是否只是藏匿起來、一邊將整座工藤邸上上下下巡視一輪,無人活動的空氣冷冽鮮明地,沉澱成整片死寂,亦無外力蠻橫介入過的痕跡。

──……會上哪裡去呢?

不趕快找到人不行。他等等還得抓緊時間、於毛利家晚餐時間前衝進白羅才行,無計可施的孩子最終還是拿起手機。
顯示「赤井秀一」的手機畫面,沒多久就被接通,然而另一端傳來令孩子更加吃驚的聲音:「柯南嗎?」
「……安室先生?」
柯南實在難以掩飾自己的驚訝,他確認一眼手機,顯示的通話者和號碼確實都是赤井秀一:「為什麼是安室先生──」
「當然是因為那個FBI沒辦法接手機囉。」
不是錯覺,「沒辦法」那幾字被安室透加重了音強調;就連安室透透過手機傳來的嗓音,都不太像是平常的聲,而是更加深沉地令人不寒而慄,足以讓柯南聯想起當他還不清楚安室透真實身分前、對那名男人的恐懼感。

「想找我的話,我在柯南絕對知道的地方。」
「可是──」
「不快點來的話,可會大事不妙。」

在孩子發出完整質問前,通話已然被對方掛斷;即使如此,對方給的提示加上通話中毫無遮蔽的背景音,使答案明確簡單到令柯南感到迷惑。
先不論安室透的行為和動機為何,赤井秀一是那麼容易被制伏的嗎?

孩子心中閃過其他黑衣人的身影,會是因為水族館那件事,讓他們察覺到赤井秀一還活著嗎?
更糟糕的是,如果連帶安室透也被琴酒認定是和FBI有合作關係的話……況且,為何一定要一個小孩過去?
會是,陷阱嗎?
會是組織想用來誘捕「工藤新一」的陷阱嗎?

重新揹好書包前,孩子確認一眼其中的某件物品沒被擠壓壞去,然後咬緊牙,踏上阿笠博士替他做的滑板後,便毫無遲疑地踩下最高速前進。

白羅咖啡店今日生意不錯,在這平常日的下午時段,即使未達客滿,也難得地坐了約八成滿,尤其女性來客呈現壓倒性比例地高,使本來就不大的咖啡店熱鬧極了。
跟想像中的「陷阱」完全不同的景色,並沒讓男孩鬆懈。他謹慎地躲在入口旁的花臺,環顧室內客人一圈後,最後將目光停在看得見員工作業的吧檯區。
只看得到正忙著料理以及和常客談天中的小梓小姐,卻沒見到另一位褐肌的男員工,也沒見到疑似沖矢昴的人影。

難道自己搞錯地點?
柯南困惑地回想,手機裡除了安室透的聲音外,確實可以聽見咖啡店門上掛鈴的聲響,以及小梓小姐的招呼聲……
熟悉的男性嗓音,從背後響起。

「柯南你還真快。」

男孩還沒回頭,就已經被安室透給一把抱起,踏進咖啡店裡;還想掙扎開的柯南才剛要踢腿,就聽見男人輕聲細語的警告:「大家都在看。」
確實,安室透一現身,可以感覺至少有將近一半的女客的熱情視線往這裡投射過來,連小梓小姐也正好走出吧檯,從安室透手上接過一大袋材料。

「謝謝你幫忙跑腿補貨。不過怎麼連好久不見的柯南也一起補來了?」
「看他躲在門口很猶豫的樣子,就一起帶進來;」安室透露出跟平常無異的笑顏:「放心,吧檯還有位置。」
「沒、沒有啦今天回家功課比較多,我還要趕回去──」
「不用擔心。」

將孩子安放於高腳椅上,安室透兩手輕放置在警戒達到最高點的柯南肩上,近在耳邊的話語,依然口吻柔軟地是聽不出何種意味。
「就快好了……」
像是要呼應安室透這句話,吧檯內側的門同時被誰從裏頭打開;然而出現在全身緊繃、腦中快速沙盤推演各種可以保護在場客人的可能的孩子眼裡的,不是琴酒,也不是其他黑衣人。

是穿著咖啡店圍裙、戴著隔熱手套,捧著一個熱氣蒸騰的派的沖矢昴。



「……不有趣。」

傍晚時分的白羅咖啡店,熱鬧程度比起下午那時稍微退燒了些,整排空下來的吧檯區,只有明顯嘟著嘴、皺著眉、滿臉不悅的小偵探。
和坐在他身旁一左一右位置,兩名套著咖啡店圍裙的男子。

「檸檬派好吃嗎?」像是壓根沒聽到孩子不滿,左邊戴著眼鏡的那位單刀直入地問。
這一問堵住柯南還想抱怨的內容,他不能否認,眼前這個兩人一同特製的檸檬派很好吃:
「是很好吃。可是──」
「有人提議要合作一個檸檬派給柯南吃時,我本來還很擔心會炸掉廚房。」彷彿沒注意到孩子正要繼續抱怨,右邊金髮的那位伸出手,輕柔地替孩子擦去嘴旁一點派皮碎屑:「幸好柯南你喜歡。」
「你們合作檸檬派是很好吃,可是為什麼──」
「因為我今天不能離開白羅,只好這麼做。」
「不是那個──」
「是要謝謝你,小朋友。」

沖矢昴替孩子水杯再度注入透明冰開水,收回的手指順勢,直接以指腹拭去男孩另一邊嘴角的細微碎末:「因為小朋友是我們『重要的人』。」
「對。」
默默給了沖矢昴那個舉動一記狠瞪,安室透撫順孩子稍嫌凌亂的後髮:「不過柯南真的很擔心沖矢先生,從掛斷電話後,只花了我預估的一半時間就到這了。」
「不管是誰,我都很擔心!」
安室透那番話,讓柯南不滿地嚴正聲明,語氣不滿,然而燥熱起來的熱度,已然從藏不住的耳廓累積成嫩紅。
「無論是安室先生還是昴先生,都、很重要……」
「對了,柯南這幾天都在忙甚麼?」
總覺得再不開口,自己也要被孩子那番熱度給傳染到,安室透連忙切入正題:「你好些天都沒來吃點心。」

被這麼一問,柯南猶豫地先吃了一口派,又緩慢吞嚥下口中那口酸甜滋味後,正準備低頭摸來自己放在腳邊的書包時,這才發現沖矢昴早已替他拿起來了。
孩子心中的狐疑閃過一瞬,然而此時追究這個行為哪裡微妙也有些奇怪。他在兩名大人密切注視下,取出兩個小小的,酒瓶巧克力。

那是市售的,包裹烈酒的成人巧克力。

「……咦?」
這回發出疑惑聲的,是安室透。沖矢昴沒作聲,但相當仔細慎重地檢視了那只酒瓶形狀的巧克力良久後,皺著眉頭說出感想:
「原來小朋友會做這個……」
「我就知道你們又來了。」
已經懶得追問兩名成年人是從何得知他這些天去忙甚麼,柯南環抱住書包:「那個是買的,手工的做壞了。」
「喔……」

沖矢昴聽起來是接受這說詞,然而朝上攤平的手掌卻落在柯南眼前。

「我比較想拿到小朋友親手做的……」
「柯南都那麼辛苦做了,就拿出來吧。」
也朝孩子伸出掌心,安室透順口加碼:「是重要的柯南親手作的,我一定會吃的。」

看著誰都不打算讓步的兩只手,男孩皺著整張臉凝視良久,總算從書包裡摸出兩個扁平方盒,都是同樣的深藍格子紋樣,從透明塑膠上盒蓋可以見到裏頭都有一個愛心型巧克力,上頭用偶爾抖歪去的有色巧克力擠花條,書寫著有些難以辨識的簡單感謝文字,和欲贈送者稱呼。
一個是給安室先生,一個是給赤井先生。

「是因為同學媽媽說既然都要做了,就花點工夫、弄成愛心……」
柯南解釋的音量越來越小,已經近乎囁嚅,「是要感謝你們之前事件的協助,又怕你們覺得愛心很奇怪──」

溫熱的手掌,從柯南頭頂輕柔地,覆蓋上來。
「我就收下小朋友的愛了。」
「柯南的愛哪會奇怪。」
摟住孩子肩膀處的手臂,帶有不至於讓人不舒服的些許強勢。

幾乎被兩人護在懷中的男孩仰起臉,終於綻放難得地,全然安心的,笑靨。
在這即將入夜的情人節裡。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