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禮物/蘭柯(?

*官配。
*BG(?
*有人性轉(??
*OOC通常運轉中

*毛利蘭主場(O



  


和老友在路口道別,毛利蘭走了幾步,才突然意識到為何今日總覺得太安靜。

總是活力充沛的世良真純今日沒和他們一起走,聽說是有久違的誰難得從美國來,要去接機才行。
美國……會是世良老掛在嘴邊、崇拜得要命的那位大哥嗎?也是呢,對「外國人」來說,接下來的節日是親人團聚的重要日子。

他路過街上一間小花店,從店內滿溢至店外的聖誕紅盆栽和槲寄生花圈,還有隨處安插的、那些足以讓少女們冒出愛心小花的小巧馴鹿裝飾物。
他經過街上一家便利超商,店頭主題曲也從萬年不變的形象主題旋律和廣告,變成悠揚、輕快的合唱節慶歌曲。
就連父親事務所樓下那家咖啡店,也已悄悄於店外招牌上加了低調如同點綴似的布置。他在路過那片貼有店名的大玻璃窗前,側眸瞥了眼,正在櫃檯替客人結帳、有說有笑的褐膚男店員;以及他頭上那兩隻讓人難以忽視、亮片閃閃的毛絨兔耳朵。

然而那些全都如浮雲,只從毛利蘭眼底掠過,沒往心底去。


『……還是沒辦法回來嗎?都要一年了。』

昨日夜裡,像是挑準了父親去洗澡、只有他隻身一人還在事務所收拾打掃的時機,那人捎來了難得的電話。
毛利蘭刻意沒讓自己聽來像個質問老公為何晚歸的怨偶,然而故作開朗的嗓音稍嫌演技不足,連自己都聽得出勉強的抖音。
『嗯……實在是太忙了……』
手機那端的嗓音悶然,還帶點鼻音。
『太忙沒關係,新一要顧好自己身體。』
『我知道。……啊我得先掛電話了。』
『我要拿東西給你──』
『交給柯南或跟以前一樣放桌上吧。』
『等等我還……』

可能是今年最後一通的聯繫,就這樣輕易地被對方掛斷了。望著顯示來電者姓名的手機螢幕漸次黯淡,毛利蘭怔楞好一會,才在聽見門外有誰下樓來的腳步聲時,將來不及道出的佳節祝福話語給闔上嘴、吞回腹中。

『蘭哥哥?』
小女孩略為喑啞的嗓,還夾帶幾聲細微咳嗽,從事務所開啟的門後傳來。毛利蘭換上尋常該有的微笑,一把將正在找他的小女孩給抱起。
隔著棉質長袖睡衣,可以清晰感覺到,孩子體溫略微高上一些,溫熱地傳到毛利蘭的手臂上。
『感冒還沒好不要穿這麼薄亂跑,柯南。』
『對不起。』
老實道歉的孩子略垂著臉,及肩黑棕長髮隨之晃蕩,如毛利蘭內心的天平。

這麼好看的一個小女孩,怎麼會取江戶川柯南這種名字?毛利蘭在心中埋怨方才手機那頭的青梅竹馬品味不下數十次。雖說他從沒對那個福爾摩斯狂有過太多不切實際的期待,然而每每叫小女孩的名字,毛利蘭總要壓抑下亟欲攤開所有真相、把話一次說開的衝動,然後逼對方換個正常一點、可愛一點的女孩名。

但,那是不被允許的。

『蘭哥哥剛剛在接新一哥哥的電話嗎?』
『嗯。』將孩子略為下滑的眼鏡推正,簡單帶過孩子發問的毛利蘭,憐惜地摸摸柯南的頭,『不要提那個把妳丟在這裡的笨哥哥了。感冒快點好起來,才能去阿笠博士家的聖誕趴踢。偵探團的大家都很期待不是嗎?』
女孩那雙澄淨雙眼似乎充滿欲言又止,在毛利蘭帶上鎖上事務所的門時,坐在他懷裡的孩子舉起纖瘦手臂,繞過毛利蘭頸項,緊緊,摟抱住他。

毛利蘭在女孩視線未及處蹙起眉頭,極輕地,以犬齒咬了下唇肉。
一個微不足道卻相當有效的,提醒。

『早點睡啊,老爸。』
『喔──』

看著沉浸在電視上女歌手歌聲裡、對他只敷衍式地抬手揮了揮的父親背影;好氣又好笑的毛利蘭又提醒了句要他注意音量別吵到孩子休息,才以近乎全然無聲無息地方式,關上房門。
床上的女孩早已入睡,因感冒而鼻塞的呼吸聲,帶有不太暢通的滯礙悶悶,成為房內唯一的聲音。
在女孩來了後就讓出自己床、改為打地舖睡的毛利蘭坐在自己被褥上,支肘床鋪邊上,確認孩子呼吸狀況和熟睡程度後,才慢慢地,伸出手。
他取來女孩放在床頭的,每天每天都堅持要帶著的一條項鍊。淺金鍊子晃蕩著橢圓形的墜子沉沉,不是太大的橢圓寶藍色底座上,浮現半浮雕的象牙白花朵姿態;是以小女孩年紀來說,太過老成的項鍊。
據女孩解釋,是母親送給她的紀念品。當然以女孩那位名演員母親的身分和喜好來說,也許真的會贈送孩子這種禮物。

毛利蘭以指腹輕輕按住墜子邊上一處微小突起,墜子的金屬邊框便彈開出一面隱藏於寶藍底座後、別有天地的精密世界。
他熟練地將附有數字的其中一個齒輪調整至「1」後,將墜子底面移近脣前,啟齒。
『……』
方才才在手機裡聽見的嗓音斷續地,飄入毛利蘭耳中。
是新一的嗓音。
他忍住,以前常被新一笑說愛哭鬼的淚水。

即使早就知道一切,卻不能說不可說。
總是如此。
從小到大,新一做任何行動,一定都有他的考量和深思熟慮;青梅竹馬的他太清楚了。因此他不能主動問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只能被動地,守護好那個女孩。

即使毛利蘭知道,女孩壓根不是新一口中的妹妹。


毛利蘭在經過二樓事務所門口時,聽見裏頭有低沉地私語聲,還有父親難得嚴肅的嗓音,令他原本要握住門把的手停頓住。看來現在有工作上門,平常返家總會先到二樓跟父親報備的他決定,先別進去打擾的好。
回到三樓後,毛利蘭確認過,那雙紅色的童鞋不在玄關,表示女孩不在家。

真是──毛利蘭內心有些怨懟,早上出門上學前才確認女孩感冒似乎痊癒了,下午馬上又開始亂跑了。
不過孩子恢復健康,總是件好事。

更換上家居服又套上圍裙,毛利蘭接二連三完成大多男高中生不會主動去做的例行打掃和洗碗後,才正準備要來煩惱晚餐,就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說是要和客戶喝酒談事情,晚餐不在家裡吃;熟知他脾氣的父親在他開始碎念前,準確地掛斷通話。
從昨夜至今,接連被兩人掛電話,毛利蘭先火大起來,又迅速洩氣下去。

罷了。

父親和新一一樣,是個事業有成的名偵探;他唯一從父親身上得到的,僅有空手道的天賦和樂觀。早在認清自己沒辦法跟新一的腦袋及推理能力齊頭並進時,毛利蘭就已經替自己立下志向──至少要成為不會拖累他們的存在。

既然父親不在家裡吃,毛利蘭也決定帶柯南出去吃晚餐,反正柯南最近頗喜歡樓下咖啡店的食物和咖啡,他也樂得省事。原本要忙的時間一時全空閒下來,他趴伏在客廳兼餐廳的那張和式桌上,在即將傍晚的落日中,舒服地放鬆地,瞇上眼去。
明明要給新一的聖誕禮物還沒做好,但是昨晚看顧生病的女孩,一整晚都沒睡好……毛利蘭意識逐漸模糊,稀釋;最後停留在連他自己都給不出答案的疑問處。

──新一……會準備禮物給自己嗎?

「我回來──」小女孩的聲還未說到盡頭,便頓時停凝。她安靜謹慎地踩上木頭地板,踏進她借住的房間後,抱出一條毛毯。
以孩子之能力所及、盡可能放輕動作,女孩將毛毯蓋上正趴在桌邊熟睡的男高中生背上後,這才如釋重負,坐在一旁呼出一口大氣。
柯南趴伏上桌面,側首凝視熟睡的毛利蘭臉龐;轉暗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難言歉意。

她撐起身,湊近那張熟睡的,熟悉的臉。
從肩上滑過散落的髮綹如幕簾,遮掩去,她和他重疊之處。





「蘭和柯南你們來啦!」
「聖誕快樂。」

開門迎接毛利蘭的,是笑得福泰的阿笠博士,以及依舊以一號無表情臉蛋拉開迎賓小禮炮、對毛利蘭和柯南噴出彩帶的小男孩。
毛利蘭在拿這次派對規定的自帶菜餚給阿笠博士時,假意沒聽見女孩對男孩那副跟熱鬧派對格格不入的表情的揶揄:
「喂喂,灰原你就不能開心點嗎?」
「對不起齁我沒辦法跟某人一樣這麼快就敞開胸懷接受一切還穿起洋裝──」
「柯南你來了!」

灰原哀的冷淡埋怨還沒說完,一道身影硬是從男孩身後竄出,抱起了被毛利蘭盛裝打扮的柯南:「哇哇哇柯南竟然穿裙子!」
「……我平常制服也是裙子啊,」才慌張了一瞬,柯南一邊努力壓住不太習慣的輕飄裙襬,一邊對世良真純露出隱藏青筋的微笑:「世良哥哥。」
「那個和這個完全不同!制服裙子才不算裙子!」
「一個男高中生對一個小學生這樣興奮,會被當變態喔。」
依舊冰冷的口吻道出可怕詞彙,灰原哀這番話讓原本興奮到不行的世良真純一下子被凍住,也讓毛利蘭得以順利解救回滿臉通紅的柯南。

其實毛利蘭也被灰原哀那番話,給深深刺到心坎裡去。

今日替女孩挑更衣梳髮時,危機感薄弱的女孩在更衣當下沒打算閃躲他的目光;不過毛利蘭自己下意識避開了。
他可以理解世良的衝動。畢竟女孩本來就很可愛,打扮起來更是可愛得緊。
更不用說柯南身上那套裝扮,是母親親自搭配的。
以深紅為主色調的連身洋裝搭配潔白前領和袖子,裙擺也做工仔細地滾上同色調的白蕾絲,領口以酒紅緞帶繫出簡單蝴蝶結,佐以白色長襪和暗赭色綁帶皮鞋,賦予女孩一種英式般嚴謹的氛圍。
毛利蘭佩服母親的眼光──先不論當初哄騙柯南跟他母親一同出門逛街挑選這套衣物時,女孩臉上表情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然而假如不那麼做,依照柯南個性和目前衣櫥中的便服,她約莫會穿得跟平常一樣、像個小男孩。

『……蘭哥哥自己還不是穿得很普通。』
被他按著整理這幾個月來留長的頭髮時,女孩滿臉不悅地發難。毛利蘭看看鏡中的自己,確實是一點都不耀眼,很普通的平價西裝。
『至少是正式服裝。』平常哪個高中生會穿著西裝跑來跑去?
『不跟毛利叔叔借一套嗎?』
『不用不用。』在孩子後腦上,靈巧地用母親特地指定的蝴蝶結髮夾固定住從兩鬢梳來的髮綹後,毛利蘭整理好孩子的瀏海。
那是除卻那雙藍眼睛外,第二接近新一外貌的特徵。

鏡中的柯南在他的手指離開後,揚起那雙湛藍視線,不是審視鏡中模樣,而是和鏡中的毛利蘭對上眼。
不過剎那。
移開目光的他以還要準備餐點為由、慢步離開房間,刻意不讓腳步的虛浮透漏太多心思。
如此裝扮的女孩,對毛利蘭而言,充滿近似懷念的既視感。

在他和新一都還小時,兩位母親就常把他們扮成女孩子,也拍了不少相片;而扮成女孩的新一,更是年幼時的他的初戀對象。當時他一直以為女孩是搬家了,長大後才輾轉證實他的初戀就是新一;這件事還被母親拿來取笑了好一段時間。
誰會想到,曾經的初戀如今會重現在眼前?

將懷裡的女孩穩穩地抱妥,歷經這一番折騰的毛利蘭一邊苦笑地安慰好友世良,一邊慶幸總算得以平安踏入阿笠邸。
平常寂靜的阿笠邸,在平安夜這晚分外熱鬧。毛利蘭沒想過阿笠博士朋友有這麼多,有毛利蘭認識的人,也有不認識的人。

最讓毛利蘭訝異的是,大多數──柯南都認識。

不只是單方面認識,而是會聊上一些事的熟識程度。原本還頗不習慣那身輕飄飄打扮的女孩,一下子全將那些在意拋諸腦後,一頭熱地投入那些毛利蘭似懂非懂的論題中。
獨自坐在沙發上,毛利蘭喝著幾乎沒有酒精成分的香檳飲料,遠遠看著正和兩名大人聊天的女孩。
一位是平時就會陪柯南吃飯、和柯南很有話題的那位咖啡店員工;一位是世良那位遠從美國來的大哥。
當世良驕傲地介紹他那位全身黑的大哥目前是FBI時,女孩眼中頓時散發出的光彩,毛利蘭沒有遺漏。

過去這種時候,毛利蘭還可以用老朋友鈴木園來當幌子,假裝自己沒見到;不過今日鈴木集團也有自己的派對,老友無論如何是沒辦法趕過來了。
他瞥了眼手邊紙袋,裏頭紅色包裝紙的方形存在,醒目到,刺目。

打開阿笠邸大門時,那道冷冷地男孩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我想,毛利哥哥應該不是想去洗手間結果走錯路吧?」
「當然不是。」
轉過身的毛利蘭強壓下那種被抓到小辮子的心虛感,對灰原哀晃了下手中鑰匙:「只是去隔壁工藤家放個東西,順便幫他們確認一下房子狀態。」
男孩子視線停留在鑰匙上一瞬,又掃過他手上那個提袋一秒,才乾脆地轉身。
「等等要交換禮物了,不想錯過的話要快一點。」

毛利蘭看著男孩背影完全消失在轉角處後,才快速地推門而出。

那個身上有股奇特感的男孩子,應該,也和柯南一樣吧?他們都身處在他未知的世界裡。
腦中浮現和那兩名大人聊得極為投入的,嬌小背影。

提著禮物的手指不知是否因為寒冷,略為,發起顫來。


和熱鬧萬分的阿笠邸相比,歐式建築的工藤邸在這冬夜裡,更顯冷清蕭條。

熟門熟路地開啟玄關和走道上的燈,答應工藤父母會定期來打掃的毛利蘭邊確認灰塵狀況,邊朝著客廳前進。
自從新一行蹤成謎後,如果有甚麼東西要給他,或是新一要交給他甚麼,就會以客廳那張茶几為放置點,再以手機通知。
本來想直接交給柯南的,可是那樣一來,自己應該會露餡。毛利蘭自認自個實在沒有那種超然的偽裝本領。

踏入客廳的他在燈光亮起同時,停下腳步。

已經有東西,放置在桌上。
一只外觀如同今日女孩身上酒紅色澤的,絲絨方盒。
毛利蘭踏近,才發現方盒壓著一張便條,上頭是他一眼就能認出的、新一的筆跡,快速書寫著簡要內容:「給,蘭。」

方盒中躺著一對袖扣。
小巧的方形袖扣以金色框起藍底,中央浮雕著撲克牌上的黑桃模樣。

「蘭哥哥。」
一股拉力微薄,輕輕,拉住毛利蘭的外套下襬。是柯南。
「你怎麼來了?」對於女孩的出現僅僅訝異了數秒,轉而冷靜下來的毛利蘭蹲下身去,「交換禮物要開始了,趕快回去吧。」
不知何時來到的女孩仰起臉,眼鏡下清秀的五官是全然地天真。
「我忘記跟蘭哥哥說,新一哥哥說他有東西要給你。新一哥哥還要我問蘭哥哥一個問題,假如……」
發問的聲調,毛利蘭從未在女孩身上聽過的,凝重一如他在工作時的父親身上聽過的嗓音。
然而孩子的問句聽來還要更深、更切身之痛般地。
「假如,新一哥哥變了很多很多,多到甚至連他自己都快認不得自己,蘭哥哥還會……呃,那個……」

那道問句沒有結束,僅僅如同被消氣的氣球般,吐出的最後一口氣,消逝在誰都未可見的空氣塵埃中。
一雙手,覆蓋上女孩抓揉皺裙襬的小手,替問句畫下句點。

「不管變了多少,新一他還是新一,對嗎?」
「……嗯。」
「如果我變得非常非常老,妳就會討厭我嗎?」
「怎麼可能。」
「所以妳可以跟新一說,『不用擔心』。」
毛利蘭抬起手,這回改捧住柯南臉頰:「就算得等上十年,也沒關係。」

十年並不是隨口說出的數字,而是一種可能,是毛利蘭盡他腦袋所能,猜想得出的方向。

他在女孩眸底見到她對這數字湧起的,一股波濤。心想這樣下去不妙的毛利蘭,趕緊在柯南表現出任何反應或脫口而出什麼破綻前,鬆開手去。
還不是時候。毛利蘭知道。

今日這場派對表面上是歡慶聖誕,但他嗅得出來,聚集在那裏的人們,有共同目的。
而且是和新一變成這模樣有關的目的。
因此他不能壞了柯南的計畫。就同他很久很久以前立下的決定:他不要成為拖累新一的存在。

為了轉移注意力和氣氛,他垂首讓瀏海遮蓋去濕潤起來的視線模糊,手上逕自拆開腳旁紙袋裡的那包禮物:「瞧我多粗心,竟然忘記準備柯南的禮物。」
「咦?那個不用──」
「反正新一那小子也不知道何時才會來拿,這個比較適合柯南,就先送給柯南用吧。」

女孩還想婉拒,一道鮮紅已然掠過她眼前,停留在頸子周圍,成為溫暖。
「聖誕快樂,柯南。」
藉著微笑瞇起泛紅雙眼的毛利蘭,下一秒,就被圍上看得出諸多破綻的手工圍巾的女孩給撲抱倒地。

「聖誕快樂,蘭……哥哥。」

毛利蘭還猶豫的雙手,在那聲幾乎聽不出哥哥稱謂的祝福後,溫柔地,環抱住撲倒自己的女孩身軀。
忍住就要脫口而出的,那個名字。





「所以你的禮物我就先送給柯南了,沒關係吧?」

收拾著跟女同學借來的毛線編織教學書,毛利蘭小心地不去觸碰因學習打毛線而弄出的細小傷口。明明自認自己女子力很高的,然而對一位男高中生而言,毛線還是太過於高難度了嗎?
『那個啊,沒關係啊;』新一的聲音聽來有點遠,『反正我對男人打的毛線沒有興趣。』
「……柯南跟你說過禮物內容了嗎?」
『啊、啊對啊,是她跟我說的。』

不打算讓對方太難堪的毛利蘭的唇角,悄悄上揚幾度。
「對了,謝謝大忙人還特地挑了禮物送我。」
『那個順便而已。好了我該掛電話了,禮物不急啦先這樣──』

在新一聲音消失的那一刻,毛利蘭似乎聽見,誰的聲音在一旁,遠遠地,喊著柯南。
他笑著,主動按下結束通話的圖示。
本來想問問新一,知道送人袖扣的意思嗎?不過那可是新一,毛利蘭相信他一定知道。

在圍著那條圍巾的女孩回到家前,來準備孩子的下午點心吧。

毛利蘭收闔起酒紅色方盒,將其收至桌子抽屜裡後,起身時,瞥了眼一旁矮櫃上的相框。

那是相依歡笑的,兩名少年身影。



 







你好,先感謝看到這裡:)
這篇東西是因為曾經看過這樣的設定:毛利蘭(男)和柯南(女)
簡單說就是同時性轉的官配
雖然只是幾張圖片,卻突然被刺中了心(爆

這篇以毛利蘭(男)為主,試著抓了毛利蘭(男)的個性,
希望不會太崩(?
補充幾個裏設定在此:

*APTX4869因應體質問題,有些人吃了不只會變小,還會變性。
*江戶川柯南和灰原哀都是變小又性轉的體質(被足球打飛
*毛利蘭、鈴木園子和世良真純這三人是性轉的

*其他人性別沒變換
*基本劇情方向沒大變動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