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 秘密,上/赤柯+赤新

*壓抑太久的反撲(O
*獨立個體,和其他篇章無關,另有兩回小番外。
*ooc是正常裝備

*歡迎來到大人的領域。






『擁有共同的秘密時,彼此關係將更加緊密。』

許久以前,一個可悲的委託人曾經如此說過。
在做出這個決定時,那番話重新躍上心頭,讓男孩自嘲地苦笑起來。

「在笑什麼?」毫不留情的冷淡口吻,從江戶川柯南身旁冒出,早已習慣如此語氣的柯南沒急著回答,鏡片後的視線一直落在手中那只藥盒。
灰原哀順著他視線,看到剛才自己給他的藥物,棕髮女孩撇了撇嘴。
「要後悔,還來得及喔。」
「怎麼會呢。」
重新握緊藥盒,一如他做出決定時的慎重:
「如果是那麼容易就後悔的事,我何必不顧面子跟妳坦白還求妳賜藥?」
回想起剛才那個推理時不可一世又自信過剩的小偵探對她低聲下氣、好說歹說、還答應了「那個條件」,灰原哀也覺得都做到這種程度了,柯南不可能沒認真思考過。但是……

「你真的……」
「嗯?」
轉頭回應她的男孩雙眼,流轉著真摯的湛藍色彩,彷彿就是個真正的孩子,讓她將內心那道存在於醜陋成人世界的猜測提問,吞嚥回心底。
「沒事。上次那批藥你已經有免疫了,所以這次給你新配方,藥效大約能維持12小時。以防萬一,我多給你一顆。」
「喔!感謝灰原大明神。」
「其他該準備的東西呢?」
「咦?」

上一秒還在為自己多獲得一顆解藥歡欣鼓舞的男孩,和冷靜的女孩相視半秒後,視線移到女孩手上平板所秀出的文章上頭。大致瀏覽過全英文內容後,柯南嘴角極為尷尬的抽動。
「……那些東西也準備好了。」
「我就不問你是怎麼準備的。」反正這年頭網路購物很簡單也很方便,「只是不想大半夜又被突發狀況給吵醒,最近黑眼圈快出來了。」
「不會的。」男孩重新背起書包,「總之多謝妳了,灰原。」
「工藤。」

被她喊住的柯南顧著穿鞋沒回頭,只悶悶地應了一聲:「什麼事?」
「……對方知道嗎?」
「那個啊──」
一手搭上大門門把,重新振了振書包的小偵探伸指,賊笑地,輕輕點上一耳耳洞。

「搞不好現在知道一些了喔?」





大門被開啟又關上的聲響傳進來時,男人正將切好的檸檬派安置於盤中。

「赤井先生。」
男孩子的呼喚從廚房小吧檯處冒出時,沖矢昴已經舉起托盤,見到托盤上的今日點心時,柯南的開心神情一覽無遺地進了沖矢昴眼裡。
這種時候的男孩,就像是個真正的孩子。

慣常的起居室裡,慣常的長沙發上,放下斜背袋後去洗好手的柯南也相當自然地,讓沖矢昴將自己環抱於懷裡。
對於似乎裝了頗多物品、略顯鼓脹的那只袋子,沖矢昴瞥了一眼,甚麼都沒問。

打從常來這裡看書開始,沖矢昴便時常刻意讓沉迷於書中內容的小男孩把自己當肉墊,不知不覺間,連柯南都習慣了這種模式。
把檸檬派端給坐在自個腿間位置的柯南,沖矢昴喝著咖啡,縱使心境上想啜飲些酒精,然而當下不是應該喝酒的時候。
就今天,他想保持清醒。

通常此時,男孩都會問起FBI方面有無甚麼新情報新發展,或是提起周遭有甚麼值得注意的事件;有趣的是,柯南總會技巧性地,避開和毛利偵探事務所樓下那家咖啡店裡某位員工有關的事。即使真有必要,男孩也總會輕描淡寫帶過。
早就察覺這點的沖矢昴也不在意,雖然他並不像對方如此容易暴跳如雷,不過對於柯南在這方面的細心,沖矢昴知道自己其實是有一定程度的開心。
但今日,兩人都很沉默。

柯南沒先開口,沖矢昴也不會打擾他,僅以目光凝視孩子的背影。
平常在外時,男孩總會掩藏自己的心思,只讀取得出他特意釋出的念頭;唯在此處時,沖矢昴才會見到全然卸下防備、情緒一目瞭然的柯南。
眼前吃著檸檬派的小腦袋偶爾晃動,蓬鬆的髮綹便隨之晃蕩輕盈,掠過小小的耳朵和纖細的頸子。
現在的柯南在沖矢昴眼中,有一些緊張。

見孩子已然吞嚥下最後一口點心,他相當主動地替柯南將盤子擱回桌上,收回的手指取來紙巾,擦拭過男孩嘴角;兩人之間距離近地可以聞到,柯南身上有沐浴過的清爽香氣。
「要繼續看昨天那本嗎?」昨日柯南未看完的精裝本,正放置在長桌上一角。
男孩沒回應,只坐直身去,刻意遠離原本倚靠著的男人胸腹。

看起來,從緊張轉變成緊繃了。

放下咖啡,沖矢昴伸出手,手指輕按壓上孩子繃緊肩膀;從掌心接觸處傳來一陣極為細微的,顫動。孩子耳根已然燃起微小熱度,他讓手指改朝向耳朵前進,蜻蜓點水般地撫過耳際、頸子、臉頰,最後停在小巧下巴。
他輕輕施點力,讓柯南隨著手勢不得不後仰起臉來,就如往常一般;染上淺粉的臉頰上,是垂落眼瞼、不太服氣的表情。

「還是,小朋友要現在說?你在訊息裡中說要告訴我的那個,『秘密』。」
「……赤井先生不知道嗎?」
「哪件事?」按掉脖子上那道變聲器開關,還在裝傻的沖矢昴以赤井秀一嗓音低低,落在柯南耳邊,啟齒,「小朋友你的秘密太多了……」

在手掌又再一次感覺到那副小身軀起了顫時,男孩靈活地從他手中脫身,身手跟平素無二樣──除卻那張紅到不行的臉。
「反、反正等等就知道了。」
撈來剛才放下的背袋,柯南轉身想往原本自己的房間裡衝,卻被一股反作用力給制止;男孩不明所以地回頭,發現背袋帶子早就被男人穩穩地拉住。
「袋子裡的東西是必要的嗎?」
「呃也不全是啦──哇!」
忙著找合適藉口,柯南沒注意沖矢昴將揹帶一拉,反應不及的整個人便連同袋子,一起被男人胸膛接住後,又被輕鬆地用手臂撈著離地。

「原來如此,這裡似乎不適合說祕密……」
即使柯南那只袋子似乎裝了不少物品,僅以單手抱住男孩和袋子卻仍舊遊刃有餘的沖矢昴,用另隻手食指抵上唇前,對著想掙脫開他的男孩,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

「那我們去小一點的空間吧?」





站在久違的工藤新一房間裡,江戶川柯南的臉色複雜莫名。

柯南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確定,對方一定知道他決定做甚麼;光是精準無誤地將他連人帶包運送到他原本的目的地,就可以嗅出端倪。
畢竟,吞下藥後能換的衣物,得在這裡取得。只是目的地沒變,最大問題卻是坐在椅上,始終盯著自己的那名男人。
看對方姿態,應該是沒打算離開;就連柯南瞪了沖矢昴好幾眼,眼鏡下的瞇眸連閃躲都無。
他覺得自己腦中的盤算,似乎全被赤井秀一那雙狙擊手的鷹眼看得透徹。

本來是想吞藥恢復後再現身坦白,看來是無法了。一直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先開啟衣櫥翻出工藤新一的白襯衫,柯南想了想,決定背轉過身,消極地逃避開那雙視線。
脫掉T袖後,他先套上對這副孩子軀體而言,寬大到幾乎快要垂地的襯衫。扣上鈕扣時,他察覺手指竟些微顫抖;連舉起沉重真槍扣下板機時,也不曾有過如此反應。
好不容易扣了幾顆,柯南又面對下一個難關。
短褲和內褲總是得先脫掉的。如果把褲子撐裂,還可以說是不小心玩太過火;可是內褲也裂開的話,總覺得找不出好藉口來瞞過負責清洗衣物的小蘭姐。

在襯衫遮掩下,男孩脫去所有下著,下方空蕩到令他心裏不踏實。當他正準備先找件過去的四角褲來套上時,一條手臂從後方將他攔腰抱去。
柯南沒有驚慌失措──其實也沒有足夠讓他驚慌失措的時間──被抱至男人腿上的他扭過頭想抗議,然而又被順手摘下眼鏡的眼前迎上的,卻不是沖矢昴。
不知何時撕去偽裝的赤井秀一俯低身,將男孩未說出口的隻字片語全都封存在他倆口中。

柯南不是沒被吻過,也不是沒被赤井秀一吻過,然而此種熱切濃密的索吻卻是頭一遭。
菸草氣味和咖啡苦味強勢地覆蓋上來,來不及逃開的舌被吸吮交纏,濕潤唾液從無法緊閉的唇邊滿溢,發出連男孩自己聽了都覺得有些害躁的聲。
不過當下有比害躁更重要的事。
不習慣此種接吻,柯南下意識地暫停呼吸,原本以為是跟過去一樣短暫的吻,直到快喘不過氣、拚死發聲加拳頭推打抗議,才總算從男人口中解脫。

面對滿臉脹紅、用力喘著新鮮空氣的柯南,赤井秀一笑著,以指替他抹開嘴唇上的水光軟軟。
「看來,小朋友對這不太擅長。」
「……擅長這種事的赤井先生真是骯髒的大人。」
「確實……」給柯南的伶牙俐齒咬了一小口,毫不反駁的赤井秀一,瞇細了些翠綠眸子,「即使如此,你還是要讓我知道『祕密』嗎?」

盯著那對深邃眼眸,柯南沒有特地去揣測赤井秀一真正的意思,反而在赤井秀一腿上換了方向,轉而面對他落坐;隔著單薄襯衫和男人長褲摩擦的下體,隱隱燥熱起來。
柯南挺起身來、抬起過長袖子裡的手臂,輕輕,擁抱住男人。
這回,換男孩沉沉的嗓子,落在赤井秀一耳邊。

「我從不做後悔的決定。」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