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清風飄渺.十六


※舊文提醒,本文時間為,2002年w-inds.七單發行之前。
※修訂版。


 

閉上眼,就只剩得,寂靜。





衝出練習室外,涼平在走廊盡頭的轉折點,瞥見熟悉的外套一角閃過。他不假思索,快速追將上去,但在拐過那道轉彎處時又匆忙急剎住腳步。
候在那裡的,理所當然是涼平預想中的慶太──表情極為凝重。

「……你幫龍一隱瞞了什麼?」
方才消失在涼平視線中的一角衣物,正是慶太身上的皮外套,深色色澤蟄伏成墨黑的不詳氛圍。
涼平轉開視線,假意忽視慶太神情。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一直都不相信。」
慶太踏向前,朝著涼平更邁進一步,涼平初次查覺到,原來常常以為還不過只是個不成熟小孩子的慶太,曾幾何時,也有了威嚇的魄力。
「對於龍一突然說要結束,我一直覺得哪裡奇怪。龍一不是會這樣處理事情的人,連你也都在幫著他,就更奇怪。」
「我只是不希望你們之間的問題影響工作。」
「不要讓我感覺是個無用的人,千葉。」

從慶太激動的話語中,涼平一方面慶幸他應該沒有聽見太多,另一方面強作鎮靜。既然慶太還不知情全貌,他就不能脫口而出,不能將事實告訴慶太──就算涼平曾經認為坦然說出來也無妨,但他無法作出違背龍一期望的事;因此涼平只能消極回應:
「他……龍一不是認為你幫不上忙。」
「那就告訴我,到底是甚麼!」
接近嘶吼的聲音因壓抑而如同低鳴,慶太伸出雙手,緊扣住涼平手臂。
吃了些疼的涼平選擇別開臉去緊閉雙眼,不讓自己去聽慶太說著的其他話語或懇求,不想讓情緒覆蓋過理智。
不過如此忍耐和躲避,並沒持續太久。
在慶太低吼般的懇求追問聲甫落之際,一記鞋跟踏在走廊上的聲響清亮,安插成一個句點。

一名熟悉的女性,出現在兩人眼中。

「冷靜點。」清子走到慶太身旁,輕按壓上他抓住涼平的手背,「涼平有不能說的理由。」
「有什麼理由可以不說?」
外人──尤其又是龍一的二姊出現,讓慶太多少意識到得顧及一些他人可能的視線,或隔牆有耳這件事;但這些只能讓他鬆開手,卻不能阻擋他想知道真相的決心:
「我一定也能幫得了龍一。」
面對慶太強力地毛遂自薦,清子只搖了頭。
「有些事情,就算多一人知道,也無濟於事。」

垂去視線,涼平非常清楚清子此時話中的含意。
就算知曉了,又能怎樣?從那個凌晨開始,涼平就相當後悔不得不知曉這整件事。
如果可以,他寧願和慶太一般始終被瞞在鼓裡,至少難熬的日子會少去許多。
對於清子的回答,慶太內心不是沒有可能的答案;只是他不願意讓自己的揣測往那裏而行,那裏只有深不見底的不安和惶然。
「但是,我還是可以告訴你。」
出乎意料的簡單回應,讓涼平訝異地揚起臉,正巧和清子掃視過來的視線接上。後者帶著奇異的微笑,那是包含有抱歉含意在其中的笑顏。
清子如此輕易地決定告訴慶太,加以那並非純粹笑容的表情,讓涼平內心和手掌都陡地繃緊了去。

可清子接下來的話語還未說出口,走廊盡頭卻傳來一聲不協調的聲,悶然地打斷。在涼平和清子意識到那聲悶然會是什麼之前,慶太已經比倆人快上一步,衝向聲音方向──是涼平剛才踏出之處。





獨自在原處等上一會兒,龍一沒等到突然衝出去的涼平回來,他只能逕自猜想,可能怕再繼續待下去會啟人疑竇,乾脆順道把慶太拉走了罷?

當聽見那道熟悉的旋律同時,無論擔心或驚嚇的情緒,都沒第三種情緒來得龐大。那是龍一自己也難以說的分明的、複雜思緒。
即使在他提出分手之後那麼多天,慶太依舊沒有換掉那道鈴聲,獨一無二的手機鈴聲,是他和慶太在練習時,私下一同彈唱合奏的歌曲。

當時才剛到東京展開集訓,老師要他們持續專心練習一種樂器;雖然那時不太樂意,不過在有基礎比較好上手的情況下,龍一還是選擇吉他。當他看到那名看起來和他儼然像是來自不同世界的主唱,毫不猶豫地選擇鍵盤時,龍一內心還冒出了「果然呢」的感想。
直到龍一開始撥動吉他、試著找回過去學過的手感時,慶太卻默默坐到他身旁,專心注視著他和吉他。
如果真要說一個契機,那是一個。即使在正式集訓前,他們就打過照面,也稍微地、以相當客氣的聲音用詞,聊了極為短暫且無聊至極的天氣狀況,但是所有的事情的開端,應該,是從那時才開始。

思路進展至此,龍一緩慢地搖起頭;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
只要一想起那段時光,不甘心的情緒就會一擁而上,而這正是他極力避免的──太過於激動的情緒,有可能會讓病情加速發作。

他瞄眼手機,清子應該要到了才是;龍一豎起耳,專心地想捕獲一些聲響,卻聽不見任何動靜,彷彿這層樓只剩下龍一一人。
太安靜了。
正欲起身去走廊探探,身形甫動的龍一眼角突地閃過道反光冰冷,是從桌旁椅腳冒出的光。
也許是誰掉了的首飾吧?龍一彎腰撿拾起反光的主角,是枚樸素戒指。
戒指本身是陌生,可戒指此一種類,頓時又讓他想起許多事情。龍一自嘲地苦笑,正想重新站直身,眼前一切突然旋轉起來。

比今早下車那時還要,更為嚴重的暈眩。

龍一匆忙扶住桌子邊緣想站穩,卻沒有用。
不曾經歷過如此難以形容的無力感,活脫像是將龍一周身上下肢體力氣盡數抽乾,腦內暈眩波浪般地漫天掩地而來,連腳底地板似乎也成了浪濤陣陣,衝擊拍打著他的平橫。
不支跪下在地同時,龍一肩上背袋也隨之滑落,發出不算小的聲響重擊委地。

竟然,是現在嗎……?

冰冷氣息快速爬昇,自肢體盡頭細微處蔓延至全身,漸次捕獲住龍一的所有感官。
意識開始模糊不清的龍一,自嘲地笑了。
都這時候了,自己竟然還能幻聽到慶太的聲音哪……
終於支撐不了向側倒下的他,在天旋地轉的最後一眼裡,掠過拉開門板的慶太身影。

──即使如此。

龍一讓笑意繼續,停留在嘴角和眼旁的濕潤中。
即使如此,我依然很喜歡你。

他閉上了眼。然後。

只有黑暗。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