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脫軌0.6/亞城 (END)




  液體流動緩慢,從深深幽暗夢底潛遊而昇,彷彿幻作一朵朵因壓力而扭曲的不規則長型氣泡,泛出,傾瀉,浸濕,氣泡破裂的聲響細微,在他耳邊綻放破滅的聲響。
  側躺著的他睜開眼,臉頰耳邊的濕冷像是方才夢境的餘韻延續。還沒完全清醒的眼中是昏暗的室內,可清晨的曙光已然悄悄從窗簾邊緣滲透入。隨著視線逐漸適應暗度,不遠處的背影輪廓和散落的黑髮也逐漸,點滴清晰起來。

  兀自熟睡的背影又沉入殘留的眸底液體,模糊。



※  ※  ※  ※




  一步。

  「離發車時間還有一點時間。」
  看著旅館接駁車離開,宇崎打了個超大的呵欠。
  「要不是旅館退房時間這麼早,不然還真想再睡一下,難得的別館耶。」
  「附近走走吧?」

  提議的亞雷克翻看著車站放置的簡介,其實車站內候車人並不多,但也沒有足夠的空座位可以讓四人坐著;宇崎似乎不太接受這建議,不過真矢卻半強硬地拉著宇崎往著不遠處的商店走去。
  亞雷克尷尬地笑著,目送也許是因為睡眠不足而鬧著脾氣的宇崎和似乎還想繼續兩人時光的真矢走遠;轉身正要問問意見,卻沒看到應該在一旁的身影。他慢慢邊走邊找,腦中卻浮現和現下全然不同的場景。

  那是自己被手機鬧鐘叫起來時的光景,身旁另一套棉被早已收拾整齊,潔白色澤透著人體溫度早已散去的冰涼。早起的同房者獨自坐在露台上的椅中,晨間並不刺眼的陽光薄薄,拉長背影成朦朧灰影,落在亞雷克散亂的衣物物品旁。

  『……怎麼這麼早起?』
  『身體習慣了,這時約莫是該去晨跑的時候。』

  側過臉來小城逆著光影,可脣邊的微笑是許久未見的,完全沒有其他含意存在的,單純的笑容。一開始見到小城的笑顏,也是如此的;但是讓他的笑容逐漸有了其他意涵的,也是自己。

  手機鈴聲略顯遲疑地,緩緩響將起來,也許是因為小鄉鎮間訊號沒這麼強的緣故。亞雷克看著來電名字,一邊朝著宇崎他們的反方向走出車站,一邊接了通話。

  「你不會是迷路所以打給我吧?」
  『也許。』
  「哇哇這可不得了了~回去會變成隊上的神奇傳聞之一喔。」
  『也許。』

  一輛引擎老舊的小貨車喀咚喀咚,和走在木造鐵軌柵欄旁的亞雷克擦身而過,可以聽到,略為錯開的同樣節奏就在話筒另一頭傳來,打電話的人應該就在附近吧?這麼說來,自己的確沒有選錯方向──明白到這點的亞雷克無聲地笑開。

  『一開始。』
  「嗯?」
  『就只是因為溫柔嗎?』

  沒頭沒尾的問句,以難得近乎質問的口氣詢問;亞雷克停下腳步,木造柵欄延展去的另一端,有正拿著手機的熟悉身形。始終沒有回答的問題被隱去在亞雷克收起的手機中,查覺到通話結束,收下手機的小城轉頭,發現自己發問的對象就站在不遠處,帶著看不清的,笑容。
  轉過身來的小城聳肩,他也明白自己問了個不用回答的問題──答案早就明瞭了,不管如何,亞雷克所決定的結果,都不會有所動搖。

  他朝著那笑容所代表的結局踏出,一步。



※  ※  ※  ※



  螢幕中的人低頭看著手錶,那邊理應是極深的夜裡,但這通電話是早就約定好的,極為重要的最後一個關鍵,小城看著那頭金髮已然長過肩頭,被梳成一把俐落馬尾,假裝不經意地,別開眼去。

  『溫泉如何?』
  「還不錯。」
  『……這樣啊。』

  欲言又止的話語中有著隱性的問題,只是對方遲遲問不出口,小城暼眼轉為無聲模式的手機震震,有著熟悉的來電。
  就快了。他已經一步踩在這一切的結局之上。

  那頭金髮晃蕩出的弧度落在眼底,形成一道道殘影重疊成墨黑。垂下頭去的小城闔眼,墨黑依舊存在眸底腦中心內,晃蕩著。
  不能有破綻,即使要脫口而出那樣虛張聲勢的話語也不能,有所動搖。

  「不管如何,都是我單方面一廂情願。」
  『小城……』「但是。」
  小城將手指按上結束通話的按鈕,威脅的招數他可沒忘,這是他唯一能替亞雷克所作的,回應。
  「但是如果你動作太慢,會怎樣我就不清楚了;畢竟人心,是會改變的。」
  『等等小城你──』

  訝異地站起身來的身型瞬間消失成空白,螢幕緩緩轉黑,映照出座位上的小城。他取下通話器材,慢慢地,笑將起來;即使深黑螢幕中的自己是如此強顏歡笑,但是其實這一切是順利的,該說出的台詞都說出了。通訊室的門被誰開啟,來者緩慢按上小城的肩頭,黝黑的髮拂過他的臉頰眼旁,覆蓋上他後仰的臉。

  「……結束了。」
  「嗯。」
  黑幕上的亞雷克低頭,笑容苦澀。

  「都結束了。」

  這些是他們決定的結論,虛假真實都無所謂,劇本是這樣寫的。



※  ※  ※  ※



  自欺欺人、自欺欺人、自欺欺人。
  從一開始,這場溫泉旅行就是一齣劇碼。

  這是亞雷克和他決定的劇本,早在溫泉旅行更早之前,就已經決定的劇情。旅館房間也是早就訂好的,只是和業者套好話,說是要給同行者驚喜,這是最簡單的橋段。西協的出現不是太意外,那不是問題,西協並不會給太多實質上的壓力;最困難的部分,是即使在沒有任和旁觀者和觀眾之處,仍舊得演出這場劇碼。

  都是為了,自欺欺人。

  『你聽過,眾口鑠金罷?』
  亞雷克的提問並非只是提問,而是暗示。明瞭那句話語背後含意的小城抿唇,只消這動作,亞雷克就明白他知曉。
  知曉即使亞雷克未曾說出口的,什麼。

  演員要融入,必須先欺騙自己的心,不先欺騙自己的心,在這充滿洞悉人心和預測防備之佼佼者的警備隊上,是騙不了誰的。微笑背後的複雜,早該知道的答案,溫柔帶來的痛楚,都是必須存在的「真實」。

  惟有誤闖的孩子和撞見那一景的宇崎,是這場劇碼中的意外;不過孩子平安返回之後,劇情還是得繼續下去──無論如何,「錯誤」是要矯正。
  然後,他們就回復到界線之內,假裝自己從未跨過那條界線;普通的隊員同伴,感情好的有如兄弟,僅此而已。

  最後──



※  ※  ※  ※



  『之後。』
  『嗯?』
  『回去之後,我還能常常去找你嗎?』

  黑馬尾的男子笑著,那並非嘲笑,而是呵護的氛圍。
  單純的,呵護。

  『永遠都很歡迎啊,就跟以前一樣。』

  對於亞雷克的回應,小城略略,微笑。
  這樣就足夠了。


  至少曾經,獨占過彼此。

 
 





 
 
謝謝,這部竟然完結了(喂。

希望看倌注意的是,這部和尚在連載中的城中心故事-《密約》,是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所以有些地方如果湊在一起看會覺得心理層面怪怪的XD,畢竟《密約》中亞雷克沒有跨過去過(笑

和這部有所串連的是《夢魘》和《惡習》。

下面是一些書寫時的想法。

和一些老朋友都很喜歡亞城這對非官配,可能得不到的總是最美(喂喂),所以這次才決定為自己筆下的亞城故事作個結束。
不過過程中常常出現一些瓶頸,包含結局也至少重訂了五個有吧(五個!)後來我想,自己大概是被制約了。

我是很喜歡原作的,即使喜愛上非官配,卻還是比較喜歡原作中的兩人所呈現出來的那種氣氛(這裡好懂嗎?XD),所以我還是讓兩人退回到界線之後,感覺有點像彼此是前男友吧。

這次要感謝的BGM是LArc-en-Ciel和kagrra,的歌曲。
周更應該會繼續(雖然偶爾會自動放假XD)

如果對故事有所指正和指教,都非常歡迎和感謝:)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