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脫軌0.2/亞城




  堅強外表底下隱藏著,無法輕易探知的熱度。那樣的熱度只有極少數人得以窺探,發掘,引領;久而久之他逐漸明白,那些少數人,其實就是他崇拜的嚮往的存在。
  或是愛戀。
  憧憬和戀愛是難以區別的,因為同樣都讓人為之動搖。對於那個高大的追逐的目標存在,自己究竟是哪一種心情,總覺得其實並不想去區別。
  從那一晚開始。
  從那一晚開始就不想去辨別,因為謊言總是比較甜美的,就像是那個高個子的黑髮男子對自己──對半強迫軟硬兼施送上門來的肉體──是怎樣想的,他總刻意,避開任何可以深入話題的時刻。是憧憬還是愛戀,或者只是彼此的聊以慰藉都不想去確定,他只能確定一件事。


  亞雷克是很溫柔的。

  但亞雷克對他越是溫柔,小城就越是明白感受到,內心有苛責自己的黑暗產生。



※  ※  ※  ※



  流長蜚短、流長蜚短、流長蜚短。

  人們總愛將其經過重重層層思慮和語言的包裝,最後化成善意或是惡意的語言。在重訓室作慣例的練習時,他就聽聞過那樣的惡意。
  那樣的惡意部份,是關於小城。

  雖然早就知道依照小城的態度和個性,勢必有負面的傳言;但當實際聽到旁人說得天花亂墜時,亞雷克還是查覺到自己動了怒氣。
  關於私生活的糜爛,關於自視甚高,關於和他的距離。那幫耍嘴皮的人們並不是沒注意到亞雷克的存在,他們的視線和話語都成了下流的臆測刺探,從亞雷克背後砸來,如暗箭。

  『你,很在意嗎?』

  對於抱怨完畢的亞雷克,終於有反應的西協一開口,卻不是安慰或是追問是誰在亂說話,而是反問句。
  『如果你很在意,我好奇你所在意的是哪一點?』
  『……哪一點……』
  『我們都認識小城沒錯,但是,是「現在的」小城。』
  『過去的他已經──』『過去的小城我們都不認識,雖然我想我們都有個共識──不去過問。』

  確實,亞雷克明白人皆有過去都有荒唐都有犯下錯誤的時刻,落在他身上的西協銳利目光是種魄力,也是層壓力;方才還像個任性孩子抱怨的亞雷克突然冷靜下來,讓自己這麼不高興的原因,是──?

  『所以,是哪一點讓你覺得生氣?糜爛的私生活我們都明白──對於現在的小城而言僅是杜撰,自視甚高我們也應該明白是不存在的;那麼。』


  ──你所在意的,是你和他之間的關係嗎?



※  ※  ※  ※



  一步、一步、一步。

  熱氣氤氳去銳利的物體形體,模糊去謊言所建築起來、短暫脆弱的關係,以及平常的他的冷靜。坐在房內露台的小城想著甚麼,一不小心讓笑聲從嘴角洩漏而出,笑聲太過清晰地切開溫泉氣味,讓剛踏回房內的亞雷克給聽見了,苦笑更加糾結地。

  「要不是因為你不吃,我才不得不一口氣吃掉兩隻冰,還一直小跑步才……」
  「是,沒問題了?」

  看亞雷克跟平常一樣以誇張的姿勢比出「OK」字樣,看起來是都恢復了。原本以為他有甚麼打算或計畫,沒想到只是不小心吃太多冰讓腸胃不舒服;小城悄悄鬆了一口氣,儘管那口氣帶著連自己都幾乎不會發覺的,失落。
  手機出乎意料地沉默,短短的觀光街也大致走過看過;本來就是要來這裡放鬆身心渡假休息的,可小城卻老覺得自己緊繃地,彷彿久遠少年時代、正面臨無法掌控的場面時的自己。
  那樣的緊張,是因為他無法捉摸正坐到自己對面的亞雷克打著怎樣的主意。

  露台的屋簷向小庭院外延長而去,直到竹籬笆的圍牆和蔥鬱枝葉擋去去路;庭院裡的半露天溫泉兀自落在小城視線中,冒著宣示熱度的白氣裊裊。
  眼角餘光可以瞥見對面黑髮男人的目光,對著自己投射而來。他們都在躲避,沒有人要先啟齒說出,「主題」。
  燦爛耀眼的金髮光澤在小城心底,一閃而過;僅一瞬。

  「亞雷克。」

  終於脫口而出的嗓音陌生,連小城都認不得那是自己的聲,略略乾燥的喉頭被穿梭而過的空氣弄地發癢,也許因為如此,那聲音之中才會,輕微顫抖著。小城伸出手,取下亞雷克的小圓墨鏡,亞雷克沒有阻止,讓鏡架滑過自己的髮際,被收服在小城掌中,然後再度逼近而來的影子不是手指,是移近上身過小圓几的小城。

  小城輕輕,啄吻亞雷克的嘴唇,一下。
  「……都別說了。」

  只要說了一個謊言,就需要更多謊言來掩飾,這道理小城從小就明白,但是明白並不表示能不去作,開啟了錯誤的一步,就難以回頭;是要繼續圓謊下去,或是就此停住?從亞雷克開口提出邀請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他的決定。

  小城朝著亞雷克的位置邁進,一步。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