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密約1.2/城中心



『什麼都好。』
婦人這樣說。


少話的外祖父在他十來歲的某個漫長冬日夜晚過後,像是睡眠延長似地再也沒有醒來;只有他和母親以及神職人員的喪禮極為低調地,像是悄悄落到泥土地上的初雪,微弱地單薄地偷偷摸摸地,怕被給誰發現似的迅速安靜沉默。放著外祖父的棺木被放置到土坑之中,和著蒼白的花束一起,被棕色泥土一鏟鏟,掩蓋消去。

還不是很冷,那日的氣溫並不是到非常冷的地步,回程路上下起那年第一場雪,初雪從他眼前飄落,雪白的物體不消幾秒就落在地面,被泥土沾染稀釋成,污穢骯髒的泥水。
外祖父的長相他記不怎麼住了,但那日見到如何從白皙轉為污穢的雪,在數十年後他依然,清晰記著。

正在面臨改革開放這個寒冷國度什麼都貧瘠蕭條,彷彿冬季的爪牙延長伸展到,所有的角落似的,無法避免的冰寒色調和氣息侵蝕一切,及人心。縱使身分是世襲,但徒留下來的不過是漫長難記的名字罷了;家產的消逝才是千真萬切,也沒有外援──印象中沒有什麼所謂的親戚來訪過。知道「父親」不能問之後的他也不問這疑惑,記憶中常常抱著他述說很多童謠故事很多年輕事蹟的外祖父,也沒提過任何疑似親戚的稱號──叔叔嬸婆諸如此類。不過偶爾從同學口中聽到的牢騷,他想沒有親戚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一肩扛起一切的母親遣散去大部分的家僕,只留下幾位在這個家待上很久似的,親切認真的幫傭伯母;偶爾母親不在家中時,伯母們會照顧他。

母親上哪裡去也是被禁止的問句。他習慣了,在他所能接觸到的世界有很多「理所當然」似的事情。貧窮的人們,警察的可怕,單調的色彩,不能被提起的辭彙。
第一次違抗母親,也是最後一次;當他說他要進入軍校就讀甚至已經瞞著母親通過考試面試時,母親臉上出現了久違的,複雜神色──就和他提起「不能被提起的辭彙」時的神色一般。

『什麼都好,就是不能和政府有關。』
『錄取通知已經來了。』

還想說什麼的母親被他拋在身後,警察軍人的可怕是一種威嚴,也是少年的嚮往。還有他不得不選擇的另一個因素,隱藏在日常之中──日漸蕭條的經濟和許多細微的金錢困窘,一一地被他察覺到了。選擇不用學費還能領薪的軍校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理所當然無須考慮。
選擇沉默的母親沒有再開口阻止他,他只在出發臨行前的回頭看到,窗戶前轉過身去的母親。

再度接到母親的消息,是訃聞。


『你是馬克西姆吧。』


迎接奔喪的他是陌生的家,陰暗的古老的房內,記憶以來在寒冷冬日都會燃起火爐暖和的起居室卻讓冰冷鎮著,不認識的年輕亞裔男子帶著歪斜的笑容立在那裡,全黑的西裝是喪服。那笑容不自然,不自然地像是,扭曲。

『我是,你的哥哥。』



※  ※  ※  ※



摘下耳機的手指,不期然地掠過黑髮過長;習慣的亞雷克適時地鬆開些許力道,讓髮絲從指紋間縫隙溜去。耳機模樣和隊上的對講機模樣並不很相似,馬丁只在心底揣測,隊長的開口則是間接證實了馬丁的觀察力。

「有攔截到嗎?」
「一小段。」

隊上的對講機自然不會有攔截過濾任何電波的功能,馬丁想著,大概又是亞雷克之前在寢室內,偷偷摸摸熱中的什麼新開發物件。沒有被使用的會議室卻集合著隊長和副隊長以及亞雷克,這是不公開的集會;在這種情況下亞雷克也沒有和馬丁交會過什麼帶有私下情感的眼神,只是很普通的亞雷克,在隊上隨時可見的那種「距離」和態度的,大家的亞雷克。
馬丁突然覺得總是下意識多看亞雷克幾眼,期待會看到亞雷克只投注給他的什麼視線或眼神的自己,像個先認輸的笨蛋一樣。莫名其妙的態度也好,把小城看得那麼重要也好,無論如何都不會是馬丁得先低頭才是;這樣想著的馬丁撇開臉,和側轉過身的亞雷克所刻意停留了幾秒的視線,交錯而過。
早就注意到馬丁視線的亞雷克,雖然只看到別開臉瞬間的馬丁側顏,但那種賭氣似的不滿讓亞雷克稍微,放了心──至少是還在生氣,只要還沒到完全不在意也不在乎的階段,就還在安全範圍內。

幸好還在安全範圍內,現在的他沒有辦法顧及到這邊;而且,不只是沒有辦法──

「聽到哪些?」

石川的問題將亞雷克的思緒導回眼前的工作之上,他揉揉被耳機緊壓過的耳廓,並不是特別疼,而是一種假意的緩衝和準備。

「因為是側錄的電波所以不是很完整,主要是中午那小炸彈,對方是知情的,不過對話裡聽不出是不是他放的。」
「還有?」
「就只有這樣了。」


午時的爆炸並不是什麼太過於嚴重的意外,威力不過是讓鐵欄杆稍微變形扭曲的程度;炸藥是被放置在緊靠停車區域邊緣欄杆外牆的一個小易開罐,監視器畫面顯示至少天亮前就在那裡,只是被草叢巧妙地遮掩住形成死角。唯一沒到這裡來的西協正在指揮外警趕緊清查欄杆外的小角落,疏忽既然已經造成一次意外,就要及時亡羊補牢。
石川暫時沒有多做回應,他閉眼在思考什麼,黑澤自然是認識小城的,從早上他剛見到黑澤時對方就說他見過小城;可是如果對方真要從小城這裡下手,又何必讓他們知曉?很多顯而易見的矛盾,並不像是那個人會疏忽掉的細節──在會議開始前的閒聊,石川知道黑澤並不是簡單人物──看似輕鬆風趣卻其實都在他的步調控制之內,話題從來沒有失控過。這樣的男人刻意顯現出來的這些細節,莫非是想告訴他們什麼?警備隊如今已經不同於以往是個漏洞百出的網子,可是這個人卻採取了這樣的措施,是低估了還是刻意嘲笑?


『奇怪的點不只這邊。』

這句話是確認只是一場小規模爆炸的內藤,在臨回自己的單位前說的;那時他正在將踏出館外才燃起的菸拈熄後後,捲入原本裝放口香糖的錫箔紙中。菸味並不是很清晰,也許是因為石川的注意力並不在這上頭。
他越過內藤的肩膀後,看到亞雷克對他搖了個,輕微弧度的頭。

──那是他沒見到某個人的意思。

沒有回頭的石川低聲請岩瀨幫他詢問電腦班,眼前內藤正好將口香糖放入嘴內咀嚼著,掩蓋說話的嘴形。

『我有詢問過委員會,可是那邊竟然對那傢伙採取完全信任,還要我不要過問。』
『……確定那邊是這麼說的嗎?』
『不然我哪會把人帶過來。』
『隊長。』

岩瀨俯低頭靠過來,儘管滅火中喧囂的厲害,不過他還是移開嘴邊的對講機,用低低的聲說了回應。
『野田班長說小城在爆炸前就不在裡頭,不過他有看到他拿著手機走出去。要申請訊號紀錄嗎?』
『我會先請亞雷克協助。』
『這次出乎意料的棘手……』

戴上安全帽掩蓋一切神情的內藤,面朝另一側看著收拾中的爆炸現場,可是話語確實是對著石川說的。

『你打算怎麼辦,石川。』
「您打算怎麼辦,隊長?」

副隊長在一片寂靜中打破沉默發問,中斷石川的回想和思索;他重新睜眼,並沒有對於篠井的出聲不悅──其實他心底多少有個決定了,總是要有一個決定的,用怎樣的態度來處理,都是足以影響未來的可能結局。
城教官的身影在石川心底,浮現。



※  ※  ※  ※



秘密會議結束的時間已經是晚班開始交接的時刻,一直都默默看著事情發展的馬丁隨著副隊長要踏出會議室時,被篠井攔阻下了。

「你就留下來吧。」
雖然篠井沒有明指,但是馬丁知道他指的是還在室內收拾儀器的亞雷克。
「這時間也算是下班了,而且心結,早點解開的好。」

心結嗎?對亞雷克來說這種程度稱得上心結嗎?

門刷地重新開啟的聲吸引亞雷克回頭,出乎意料地看到重新返回的是馬丁,沒有多作聲的他持續著手中收拾細小螺絲釘什麼零碎的動作,誰都沒有想先開口似的沉默中,只有金屬物件碰撞的細微聲響。馬丁看著桌上逐漸恢復原有的空無一物,直到亞雷克要站起同時,他突然被這動作牽連似地,抬腿就往亞雷克正面掃去。
這一記自然是被擋下了,不過比起身體輕鬆擋下攻擊來說,亞雷克的訝異錯愕神情才是馬丁想看到的;原本提在亞雷克手上的工具箱被兩人的肢體接觸震出轟然聲響摔落在地,但在具有隔音效果的牆外大概只聽得到些微如同風鈴的聲。

在不知道怎麼開口時,馬丁只能想到這招了──先打上一回吧。



※  ※  ※  ※



「回來了。」
「班長。」

監看監視器的隊員聽到西協的聲音轉頭,狀似無事地對著西協比了下標示某某會議室的畫面;西協只瞥了一眼,確認畫面中情勢似乎一面倒的兩人對打是哪兩個,就要也見怪不怪的老隊員先暫時把畫面關閉。

「隊長呢?」
「剛回去宿舍了。」

是嗎?看來石川有決定了。不過石川的決定應該不會和他接下來要作的事情有任何相違背之處,下班時間他可以決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小城一樣。手機在他換下外警背心時震動起來,簡訊署名是庫羅吾。西協才剛要按開內容,掌心裡的機身卻又傳來震撼細細;畫面上出現另一名來電者。

『西協。』

雖然已屆正常下班時間,但整層辦公室內依然燈火通明熱鬧滾滾的嘈雜中,內藤在這片吵鬧混亂中靜靜坐在一頭自己的辦公桌上,隱身於山積的文件資料公文中;他重新戴上原本拿下擦拭的眼鏡,手中拿著的文件以罕見的黑色公文夾包裹,內藤反覆翻著文件,確認自己所解讀的上頭數字暗碼並沒有解讀錯誤或者有所遺漏。

「你要的那份資料,最近被鎖起來了。」
『最近?』
「鎖起來的單位是情報局。」

這也難怪話筒另一頭的西協會安靜了,情報局這陌生的單位名稱在這時冒了出來,並不是太好的發展。如果危機處理是一方頭頭,情報局就是另一山頭的頭頭了;雖然和危機處理這邊相比,情報局是屬於較靜態的單位,但是如果有危及國家形象或者高層內幕時,他們擁有的權力還是大一些的。

『黑澤議員在當時不過只是個政治世家,有什麼需要動用到這麼高階層的單位?能動用到情報局通常來說不是事關天皇等皇家成員──』
「……你想到了?」

西協的停頓明顯,那樣的明顯讓內藤幾乎肯定,他想到了什麼可能性;而「那個可能性」,幾乎就是他們的答案了。

『關於黑澤議員的傳聞……和更上一任的黑澤議員。』
「你果然也想到了。」

內藤重新闔上黑皮的公文夾。

「更上一任黑澤議員──黑澤議員的母親,曾經和皇子交往過密的傳聞。」





=====================================================

好久不見(真的非常久((爆

久違的第12回,結果整篇都沒有女主角喔噗(被小城踩死),該交代的還是要交代的,我會努力讓女主角(繼續被踩)回來的(爬
是說請客倌注意,這篇是有架空成分的,所以請不要問我GD裡頭何時冒出情報局這單位了,我有架空我超強──(被亂物砸死

最近白天的比較不忙碌了,雖然可能要被拉去幫忙某某計畫可是如果對方不主動來找我我還是比較不忙的www(比較級──),所以也差不多要來恢復一週一更,謝謝大家不嫌棄(笑

最後還是歡迎任何指教批評:)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