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密約0.2/城中心




某一年的西方節日,他從一個陌生男子手中,接過一個包裹。


只是擦身而過的短暫片刻,停凝;視線從未放在不認識的他人身上太久的小城回過神來,將東西放到他手上的男子,已經和一直未曾中斷過交談的同行者,兀自走遠。只剩下,淺鼠灰的西裝色澤背影。

和手中那包似乎還有著那人手溫的,樸素禮物。

包裝看起來,確實是件禮物。和那男子交錯而過的區域,是非關係人無法踏入的內部;可總覺得心裡無法冷靜下的小城還是決定帶著那禮物,到亞雷克房裡才拆。禮物本身沒有什麼問題,是只黑色表帶的手錶,不過這樣樸素的色彩卻簇擁著中央偶而發出炫目光彩的,錶面。
亞雷克笑著說,那人一定覺得你是用外面的冷漠包裹著華麗的光彩吧?他對於亞雷克的說辭只是,扁了扁嘴;在亞雷克面前他從來不怎麼掩飾自己的情感──無論任性或者其他。可他們只能揣測,因為這樣禮物沒有其他的隻字片語;只有手錶的行走,滴答滴答。

陌生人的禮物。

儘管作過掃描確定沒有安裝不應該存在的其他物品,可是小城還是將它束之高閣,沒有誰看到那隻錶出現過在小城身上,就連亞雷克也問過,他是不是把錶拿去賣掉了?小城聳肩,那個禮物在他心底深處,堆積一小塊不平整的疙瘩,並不是那樣嚴重,卻也無法就此抹煞似的感覺;也許另一個因素是因為,那是他人親手,交給他的。
可是那個淺灰西裝的背影,卻好像蒸發似地,沒再出現過了。

就在小城自己幾乎也要遺忘那只錶的存在時,一封署名給他的信,出現在他的位置上。淺淺灰藍的信封讓他瞬間聯想起,陰鬱不明的天空和,那個男人的西裝色澤。



※  ※  ※  ※



岩瀨遠遠的,就看到有些狼狽的老友,從門口走來。下午在開發室的騷動他早就聽說了,差點被劃傷的醫生沉著臉立即勒令,要亞雷克馬上停止工作到醫務室去;不過亞雷克好像還是半句話都沒說,這些都是醫生對隊長報告時,他聽到的片段。
所以當他向隊長報備晚上要外出時,果然得到石川私下的請託──其實也不用石川要求,岩瀨自己也想搞清楚,今天亞雷克的不對勁是因為什麼。

中午的暗語是,晚上老地方見。這麼說來,過去亞雷克也約他去過「那裡」喝酒商談,那次是因為小城的刻意疏遠和煩惱。這次從亞雷克瞞著馬丁來看,或許也是因為小城才是。不過岩瀨並沒有先到那裡等,反而守在亞雷克出發的必經道路上;說實在,亞雷克這麼恍惚動搖的樣子,他還真是沒見過幾次。
見到岩瀨在一邊路上等著自己,大概知道原因的亞雷克露出苦笑,其實自己並沒有動搖那麼嚴重,只是站在另一種角度,他應該,連一些動搖都不該有才是。

「怎麼說?」
短暫的沉默降臨,服務生送來自己點的酒離開後,沒想到自己還真猜中的岩瀨才又開口,反問。眼前剛剛一口氣喝光一杯的亞雷克吁了一口,不知道是滿足還是煩惱的氣息。
「小城是成年人,跟我也非親非故,就算他有自己的秘密跟我也不會有什麼關係;只是……」
「只是?」
「感覺,很複雜。」

小城究竟是以怎樣的目光和角度,看著自己,以及他和馬丁的關係進展?亞雷克不知道。自從他和馬丁越過最後的界線之後,三人之間似乎還是維持沒有多大變化的相處模式;亞雷克隱約知道小城應該是把他當成長輩,或者,比較親近的讓他認同的學習對象。
總有個似乎對不起小城的錯覺,但是似乎又不完全只是,那樣的抱歉。

「所以你是察覺到他隱瞞什麼?」
突然想起今天的重點,岩瀨驚覺地拉回話題方向;方才那些似乎有些離題,可是又好像沒有離題──從亞雷克的態度來看,似乎只是一種前提。

「今天去找他借小刀時,我看到一樣東西。」
亞雷克招手叫來了再一杯一樣的,酒精開始發揮效用,些許熱度竄延上肌膚臉上,彷彿連說出口的話語,都有一些熱度。

「我懷疑,他有情人了。」



※  ※  ※  ※



黑色錶帶穿過銀環,扣上,束縛。

換過輕便外出服的小城將連身帽外套的袖襬拉下,蓋住手錶。晚班的隊員三兩成群經過,偶而有人和他打著招呼,他輕輕點頭回禮,腳下步伐雖然並不刻意加快,卻也未曾停下減緩速度。
以平日的冷靜掩飾,真實就要發生的,不尋常。
希望不要遇到,太過於敏銳的誰就好。可是通常這種時候會事與願違。

「小城?」

這聲音輕快短暫,卻是足以拉起警報,而且是最危險等級的程度。小城面不改色地在心裡拉起警戒,停下穿著運動跑鞋的腳步,轉頭;正關閉一通對話的西拹很是輕鬆地,朝小城走來。

「要去運動?好像早了些。」

西協的疑惑是很自然的,過去小城雖然有慢跑的習慣,可是總沒有在這種下班的尖峰期間跑步過,畢竟這時候出入的車輛還是不少;低頭拉拉自己衣襬的小城遲了半秒,抬首對上西協的目光。只要輕鬆地,像是臨時起意就行了,這時候如果沒對上西協的視線,才會不妙。
「想先去街上,買點東西。」
「沒和亞雷克一起?他今天晚上也沒班才是。」

今日下午的騷動,小城多少有耳聞;亞雷克的心神不寧差點釀成醫生毀容這事其實是大新聞,幾乎誰都在說誰都在問──當然是私下流傳。他自然也知道亞雷克今晚沒有值班,可是他並不打算去找亞雷克──是不打算,也是不想。
手機傳來那通簡訊的那天,小城總刻意,避開亞雷克也不去找他。

不過如果是平常,自己的確是一定去亞雷克那裡頼著,雖然知道自己尚未達到和亞雷克對等的地位,單純地陪他,也好。
面對似乎在等著他答案的西協,小城心裡有底,對方在等的是什麼;雖然有點棘手,可也不是不能應付。

「……副隊長今晚也沒有輪值。」
「這麼說來,好像是。」

對於小城的答案,西協確實有一瞬間,察覺到不對;副隊長沒有輪值,馬丁理所當然也有空去找亞雷克,這樣的答案表面上很合理,可是,不太對。
亞雷克和馬丁雖然是在一起了,可是記憶中的情報,小城進出亞雷克房裏的次數沒有因此減少太多。西協不動聲色地附和,一方面是因為他還沒找到內心那種不對勁,是因為哪裡的緣故;看來有必要,注意一下這邊才是。

儘管他不認為小城會是不安定的存在。

這樣想著的西協剛要開口說些什麼路上小心的話語,可鈴聲卻挑在此時以短暫地音樂,打破對話。機械鈴聲非常短暫,卻讓小城一剎那間,動搖輕微地,一瞬。那一瞬一秒不到,但是卻清晰地,給西協注意到了。
「有電話?」
「不。只是行事曆的通知罷了。」
只將手探入口袋中卻未曾拿出手機的小城連垂下眸都未曾,以方才的自然客氣恭謹,朝西協略為行禮。

「那我先走了。」

目送小城離開的方向,西協再度打開通話,接通他記憶中執勤某區塊的其中一組隊員的通話線上。



※  ※  ※  ※



看著幫忙開門的新進隊員似乎對鐵門構造還不是很熟練,剛結束通話的池上關閉通話器後轉頭,對著等待著開門的小城尷尬地,陪笑。

「看來還需要多加訓練,不好意思讓你等候。」
「沒關係。」

快速回想一遍剛才和西協的對話過程,小城一邊擔憂自己是不是露出什麼端倪,一邊慶幸新隊員開門花了些功夫拖延時間,讓他把握這短暫片刻冷靜下來。剛才遇到西協讓自己緊張起來些,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接下來都能保持輕鬆泰然的冰冷。
來面對,那個人。

和池上謝過,也告知和方才告訴西協一樣的外出理由,小城踏出警備隊的圍牆外。望著小城消失在對街一個轉角,交代新隊員關上門後多加熟練開關的池上,手又重新按上通話鍵。
通話鍵另一頭接通的,是西協。



※  ※  ※  ※



『終於,能和你這樣面對面。』

儘管記憶模糊,可是一但見到臉的那一瞬間,重合的影像便清晰地,明朗起來。
臉孔確實是在走廊上擦身而過的,淺灰色西裝男子。和自己不相上下的身高,似乎是混血到外國血統的五官,比起一般日本人來說立體許多,俐落的短髮是和亞雷克全然不同的平整服貼。
突然意識到自己拿了亞雷克來比較的小城,默默地,移開視線。

『……很謝謝你的禮物,可是我──』『我知道,你要拒絕。』

個性也一如豪邁的長相一樣,男子伸出手指,直接就要抵上小城的唇阻止他說,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嚇到的小城閃過他的手,警戒的動作毫不掩飾。不過男子並不在意,反而讚賞這樣的小城似地,瞇起了修長的眼。
淺灰的眸子幾乎成了,透明的無法看清的,色彩。

『事實上,我在家鄉也有未婚妻。』

意想不到的發言,讓小城錯愕地,收下話語;他無法捉摸眼前男子的意圖,應該在赴約之前先調查一下對方來歷才是──就算對方是能自由進出警備隊的身分,可是也不代表他就是安全的。
也許是意識到小城的警戒不減反增,男子微笑地,取下左手無名指上清晰閃亮的,戒指;小城看著他將那只戒指收入一黑色絨布袋中後,擱到他和男子之間的桌面上。放下戒指的男子手腕上有讓小城眼熟的,物品。
是只款是極為類似的,手錶;和自己收起來的那只錶一樣。

『我希望在我回國之前,能和你短暫交往。至少滿足能和你在一起的心願就好。』
『可是……』
『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把訂婚戒指交給你保管。』

男子的笑容總是自信的,自信一如小城無法到達無法揣摩的,那個境界的人們一樣。


『如果我做出傷害你的事情,你就毀掉那個戒指吧。』









=====================================================

嗯本來這一回第二男主角還不能登場,西協的出現我也很意外(等等不是你寫的嗎?),所以段落下拉了一些Onz
開頭就有說過,這篇是有架空在裡頭的文,所以看到第二男主角出現時,腦中會冒出問號的,是正常反應(笑)

因為很趕所以不多說廢話(爆)
有任何指正抓錯字反應等等都非常歡迎:)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