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密約0.1/城中心

之前說過,一直都很想寫的某個情人節的梗
就是這篇了。
出處是第16集某一格(笑)
那一格不知為何,讓我念念不忘,因此有了這篇的構想

目前希望集中連載速戰速決,畢竟還有痕跡和賣藥的在排隊(笑)
而且也要進入新刊修羅期了,真是非常歡樂
新刊聽說有兩本(滅)

也因為是打算速戰速決,因此如果有哪裡不合理的點或者錯字,都非常歡迎指正和指教Onz

感想也大歡迎,以上:)







拉開抽屜時,墨鏡下的眼明顯地,驚訝地睜大了些;但這一切訝異不過流露短暫半晌,就被收斂壓抑下心內裏去。他小心翼翼地回頭,確定抽屜的擁有者還是背對著自己,正和自己的前輩野田確認工作進度,這才迅速拿出本來的目標物──小刀後,若無其事地將抽屜關回,晃回抽屜主人身邊。
儘管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可是有什麼動搖的氛圍多少,傳遞到其實很是敏銳的那人似地;半長髮略為遮掩的眼神瞟過亞雷克半秒不到,就又回到眼前正在交給野田審核確認的工作項目紙上。

「有找到嗎?」
「有,謝謝小城囉。」

用平常的輕佻口吻答謝的亞雷克,吹著口哨轉著小刀踏出門後,在門即將關上前偷偷側眸,瞟過,門後瞬間被遮蓋過去的,還是認真在眼前工作上的小城身影。總覺得在自己眼底的小城,無論氣氛或者感覺,都隨著那物品的出現一起,轉變,不同了。
可是,實際上的改變,是自己的角度──看待小城的角度。

從未想過,那人會對自己隱瞞秘密。



※  ※  ※  ※



「有什麼問題嗎?」

巨大的忠狗本來對於被亞雷克拖過來商量事情而不能和隊長一起吃飯,感覺到巨大如同自己身軀程度的不滿,可是當看到眼前認識多年的老友竟然露出極為少見的揣測徬徨神情,讓岩瀨收下自己的不滿;本來就不能太見色忘友才是,雖然現在才來說這句話好像有點太遲了才是。
其實亞雷克並不在意岩瀨剛才的不滿,畢竟他對隊長的愛意一直都是滿逸的飽和狀態,這是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他也無意和隊長爭寵──一個是情人一個是朋友,出發點本來就不同了。

「確實有點事情想找你商量,可是,現在不方便。」

墨鏡下的銳利雙眼掃過餐廳一回,警備隊的用餐時間是很長的,並不是因為隊員的用餐緩慢,而是為了作業中無法馬上結束到一個段落的隊員著想;不過現在是午餐的高峰期,會集中在此時出現用餐的人不少。本來亞雷克暗自祈禱不要這時出現的那人,卻還是違背他心願地,正踏入餐廳入口──那是正和擦身而過的誰短暫交談的副隊長。
正確來說,亞雷克現在不太想見到的人,也不是副隊長,而是一定會和副隊長一起出現的,也和誰愉快地打過招呼的,金髮男子。
並不是吵架,也不是厭惡或者不合;而是因為現下自己內心的煩惱,讓自己心虛到無法,直視對方。


──總覺得懷抱著那樣的煩惱,對不起自己的,戀人。


查覺端了餐點的金髮馬尾男子,已然注意到亞雷克存在而朝著這兒走來同時,亞雷克匆忙端著沒有減少太多的餐盤站起身。這樣的舉動突然,讓迎面而來的馬丁略為訝異地,睜大碧藍眸子。
無法顧及對方反應的亞雷克,在長髮飄散的掩護,丟下簡短暗語給岩瀨,就趕緊離開位置。

「亞雷克──」

擦身而過剎那的呼喚小小,遲疑;亞雷克回頭給了個勉強鎮定下來的微笑,可是臉上的僵硬連自己都清晰地,感受到了。沒事的只是開發班那裡有鬼點子要他過去看看罷了──亞雷克想這樣說,可還是沒能說出口就別開頭,快步離去。



※  ※  ※  ※



手上餐盤的重量似乎,瞬間沉重到,他無法平穩端著的地步。不過馬丁知道,這只是心理作用。只是亞雷克的迴避,刻意明顯到讓自己無法理解。昨晚為止……應該說今早晨會見到面時,亞雷克還是極為正常地溫和如常,甚至會和他說上幾句話,沒有什麼不對才是。

「馬丁。」

手掌的熱度溫暖,貼上他的臂膀;訓練有素的馬丁沒讓自己的驚嚇表露於外,唯一有的是水藍眸子的短暫動搖,濕潤。那是已經坐下的副隊長的手掌,正輕輕地堅定的,握住馬丁,總不茍言笑的臉上有少數人判別得出來的,溫柔神情。
「這裏,有位置。」
「兩位辛苦了。」

也看出剛才那一瞬間氣氛不對勁的石川,也以招呼化解剛才的尷尬,順便質疑地瞥了還呆坐在原地的岩瀨一眼。大概知道石川質疑什麼的岩瀨,也只能以無辜眼神回以問號和攤手;他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亞雷克也沒有說出口。
不過岩瀨的第六感和朋友道義告訴他,最好別說出,亞雷克臨走前的暗號所代表的意義。

順從地坐下的馬丁,並沒有延續方才一霎時所呈現出來的詫異和落寞,反而極為認真地融進石川和副隊長的閒話家常之中;關於有吉種在哪裡的哪種花開了,關於本木的活力又嚇到來參觀的學生,關於議會中咖啡廳的新蛋糕口味──可是笑著的馬丁卻知道,有個東西,正在成長。
梗。一個不安的梗滋生,扎根,在馬丁心底。亞雷克的微笑僵硬地,在馬丁心底重播一次又一次,逐漸冷靜下來的馬丁,覺得自己的尷尬不安正逐漸轉變成不悅。


──很好,亞雷克,等我搞清楚你是因為什麼事情這樣躲我,你就知道了!



※  ※  ※  ※



「哈啾!」

一個噴嚏才剛起頭,原本還圍成一圈密切鑽研儀器構造的一夥人,全都以長期訓練來的驚人反射和速度,閃躲到遠方的遮蔽物後去。噴嚏的始作俑者揉揉鼻子,如果是以往,應該就是開始抱怨其他人沒有良心躲這麼遠,可是這次卻沒有人聽到預期中的抱怨話語。宇崎難掩錯愕的,從自己躲避可能的病毒口水肆虐的椅子後探出頭,看著兀自和螺絲起子共同奮戰的辮子背影。
當然不只是宇崎,連一向冷靜的冠,都無法掩飾自己的動搖困惑地伸指推推眼鏡;眼前的亞雷克,應該是那.個.亞雷克沒錯──要找個這麼像亞雷克的人掉包進來,可是相當高難度的。

「啊是醫生!」

眼尖的宇崎發現門外閃過的身影,彷彿見到救兵似地大聲呼喊住那人;身穿白袍的削瘦背影停下腳步,栗色半長的髮柔軟地回過頭來,還沒從半啟的潤澤唇裡說出回應宇崎呼喚的疑惑,就被宇崎一把狠狠地抱住。

「醫生,這裏有個嚴重病患。」
「哪裡?」
被帶到那個沉浸在工作中,對於背後如此巨大的騷動和高分貝的對話都渾然無所覺的男人旁,宇崎很是擔憂地指向他。
「這個人絕對不是亞雷克,不然就是腦筋壞掉的亞雷克。」

苦笑地橋爪一邊暗自撫著白袍下,剛剛被宇崎用力撞上的腰部附近;一邊安撫宇崎地蹲下身去──雖然覺得宇崎多少過分地誇大其辭了,不過連在這樣近的距離裡,被宇崎指著大聲說有問題卻沒有傷心反駁的亞雷克,確實,不太對勁。
橋爪試著叫了一次亞雷克;還是沒有回應。

「這是怎麼了?」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也是相當意外會出現在這裡的聲音──橋爪還沒回頭反問外警班班長怎麼會出現在開發班,突然一股拉力強烈地,捕獲住他的兩手脅下,一把攔往後將他拉倒向某個堅實的懷裡。
同時,一道銀光尖銳,掃過橋爪眼前,在離眼球極近的距離,劃出優美的,弧度。

銀光來自亞雷克手上的,從根部斷裂飛出的,十字螺絲頭。金屬的斷裂物在一片寂靜中輕輕掉落在地,發出清脆清亮的聲響。轉頭的亞雷克這才發現自己後方有僵硬些去的醫生以及及時抱走醫生遠離受害範圍的,臉色難看的西協。



※  ※  ※  ※



簡短的,鈴聲獨特;是一種暗號。通知專屬於這鈴聲的那人,發了訊息過來。

「朋友嗎?」
收拾東西的野田有些意外,自己記憶中,似乎沒聽過小城的手機會有響起的時候。小城瞥過正要放進外套口袋裡的手機一眼,淺淺的,常見的微笑公式化地,應和。
不是承認,不是否認。


他打開抽屜,只有去見那人才會帶上的手錶,靜靜地,以給人錯覺的溫暖金黃色澤,沉睡在那裡。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