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 圍巾/涼龍




  熱氣氤氳地,足以烘乾腦漿和神智。




  有雜音,如同廣播中偶爾收到的細微急促的電波音,陣陣穿越毛帽上無數個小孔,狡猾地溜進耳中。壓低嗓音的耳熟,足以讓毛帽下緊閉的雙眼稍微,顫動細微。

  「……感冒了?」
  「好像是。」

  來來去去的哪個誰幫他回答了問題,這樣也好,他覺得自己極度需要深沉的睡眠和黑暗,無法醒來也不想醒來,不管和誰交談,對他而言都足以消耗精神體力。毛帽和口罩讓他隔絕冰冷以及,他人。
  回應他人對他來說是疲憊的,即使是關心也一樣;他讓自己的意識和感官重新切斷,回到虛無寂靜的黑暗之中。



※  ※  ※  ※



  『喏。』『咿!』

  一道熱烘,接近滾燙似的物體,冷不防貼上原本閉目養神的他的臉頰,讓他嚇得往另一側躲開身體,眼前出現拿著一瓶鐵罐熱飲的一雙手套,還有說不上是不懷好意還是不好意思的笑容。
  『剛剛過來時聽說你又感冒了,想說買個熱的讓你保暖。』
  『……這根本是燙了吧?』
  『我想說燙一點可以撐比較久。』

  對於似乎沒有惡意、只是少了根筋的想法,沒有手套的他無奈地用外套代替隔熱身手,打算要接過那瓶燒滾滾的熱飲;對於他的舉動,拿著熱飲的對方先縮回了手,然後單手手忙腳亂地扯著脖子上的圍巾。

  『……你在做甚麼?』
  『雖然我們是北海道人,可是你這感冒的人怎麼手套圍巾都沒帶啊?』

  好不容易把脖子上繞著的圍巾「扯」下來,他看著整團半長髮紮成的馬尾亂成狂風吹過的那人將圍巾繞在飲料罐上,很符合冬日某節慶色調的紅色菱形格子和馴鹿模樣剪影重重疊疊,將小小一個黃澄罐子被包裹成肥胖的暖紅球體,然後遞到他眼前。

  『圍巾也順便借你好了,先隔熱後保暖,不用、不用感激我了。』

  他看著刻意別開視線假裝豪邁的那張倔強臉孔,和雜亂的頭髮,查覺到對方想法的內心湧起一股熱度,溫溫地,分不太清楚究竟是因為發燒還是室內暖氣效果。他沒有告訴對方關於自己袋子內的那條素色圍巾的存在,接下了圓胖的圍巾球。
  在那之後的工作出乎他預期的順利,不知是否燙熱的飲料幫了忙,還是因為那股暖意,幾乎要讓他以為自己的感冒幾近痊癒。
  直到告一段落要走到停車場時,一聲「哈啾」的噴嚏聲,讓他停下腳步。

  『啊啊──不是笨蛋都不會感冒嗎?』
  『只是鼻子癢了一下,大概是因為今天慶太你的香水太濃了。』
  『明明是龍一你仗著自己脂肪多連圍巾都沒帶吧?』

  側頭的他看著龍一用面紙擤著鼻頭,抿著唇沒再回應慶太的挑釁;他拂過從頸項處垂落的紅色菱狀圍巾流蘇,從後背袋中翻找出毛絨的柔軟。

  『龍一,圍巾。』
  『欸?』

  先反射伸手接過那團深綠的素色圍巾,他看著龍一回望自己圍著的圍巾,理解了甚麼似地,豪不理會在旁發難為何要幫龍一準備圍巾的慶太的疑惑,將那條圍巾覆蓋過,像是因為寒冷又像是一種心情的微赭嘴唇。



※  ※  ※  ※



  另一道熟悉的嗓音,伴隨下巴處漸次的溫暖覆蓋,從他過去的夢底湧來;他幾乎瞬間清醒過來,可是身體還沒清醒地如此快速。

  「啊,抱歉。」
  熟悉的嗓音有點抱歉地。
  「吵醒你了?聽說你身體不太舒服。」
  「……好很多了,而且工作時間也快到了。」

  雖然自己調定的手機鬧鈴未響,可是他並不打算責怪眼前那副笑容;打算坐正身子的他查覺自己不只蓋著原來的外套,頸子處出現一條圍巾,眼熟的米白底和紅色菱格及麋鹿剪影,散發一種暖和。

  「那、那個啊,我看你有戴口罩和外套,可是脖子露在那裏很單薄的感覺,所以就想說幫你保暖一下;雖然不是慶太,可是喉嚨保溫也是很重要的。」

  對於急忙解釋自己行為的龍一,涼平僅微笑地將那條圍巾重新取下,朝著龍一的後頸繞去。在人來人往誰都不曾駐足的休息區角落,誰都不會注意到那狀似幫著龍一圍上圍巾的動作裡,有誰的唇輕輕,落在龍一的額頭上,下巴上的鬍子掠過人的肌膚,微刺。
  「謝謝。」

  在慶太踏進來吆喝著要給造型師準備之前,涼平看著龍一露出了他最熟悉的,燦爛笑顏。


  ──那是更勝於圍巾所帶給他的,能溫暖他內心的,熱度。










社長27歲生日快樂!

輕鬆小品輕鬆小品
獻給最愛睡覺的涼平大人(笑

最近看了一下很久沒看的訪談翻譯
突然覺得一堆愛都回來了
尤其是涼平和龍一間的(笑)

反而慶太比較像隊長啦(精神年齡w)


發表留言

SECRET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一個人。

lryu

Author:lryu
一個人的書寫。

 百花爛然

 標籤指引

 出沒地區

 暢所欲言

 找東西嗎

 RSS

 ?